IICC 发表于 2017-3-14 23:44:40

长城项目组到底在干啥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长城保护研究回顾

长城项目组到底在干啥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长城保护研究回顾2017-03-10 长城项目组 长城战队
起初,并没有长城项目组2005年11月,国务院批准《长城保护工程(2005—2014年)总体工作方案》。2006年3月,国家文物局下发《关于启动长城保护工程的通知》。国家文物局说要有项目组,就有了项目组。搞对象要颜,搞长城要命起初:什么是长城?并不知道。长城有多长?并不知道。长城分布在哪儿?并不知道。长城调查怎么搞?并不知道。于是就有了长城资源调查。这是我国首次专门针对单一文化遗产开展的专项资源普查。我们研究和制定技术规范我们查文献,于是查出20多种长城定义。我们实地调研,看看各地的长城长啥样,然而五花八门。我们听听各地的文物干部怎么说,然而七嘴八舌。我们查文物行业的标准和技术规范,然并卵。本着避开学术争议、全面调查长城资源信息的原则,项目组积极开展研究,广泛征集文物保护、地理信息测绘和长城研究大拿们的意见与建议,先找河北的砖石长城、甘肃的土长城试着调查调查先。。。。一年之后,我们制定了《全国长城资源调查管理办法》、《长城资源调查工作规程》、《长城资源调查名称使用规范》、《长城资源保存程度评价标准》、《长城资源调查文物编码规则》、《长城资源调查资料检查验收技术规定》、《长城资源调查资料档案工作规范(试行)》、《明长城测量总体技术方案》、《秦汉及其他时代长城专题数据生产与量测方案》。。。。。。据说有32项。其中《长城资源要素分类、代码与图式》(WW/T 0029—2010),在2010年成为中国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行业标准。你知道这要死多少脑细胞吗亲?不包邮的。。。。。。我们建立有效的工作机制这是一个靠颜的时代。然而我们不缺颜(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很帅很漂亮的!),我们缺的是经验。边干边学吧亲!长城不是故宫天坛颐和园呐亲!16个省445个县走起呐亲!风餐露宿呐亲!重复调查的不要,漏查的不要呐亲!协调国家文物局、国家测绘局、十几个省的文物和测绘部门,差不多2000号人呐亲!我们还要组织培训他们呐亲!国家和省级两级培训呐亲!电话打爆有没有!嗓子讲哑有没有!腿跑断有没有!我们建立了一个东西,叫做“国家主导,跨部门合作,各地方密切配合,有机协调的工作机制”。听起来并不怎么高大上。。。。。。我们建立长城资源调查数据库和信息采集系统这是一个大数据时代,然而起初,长城连小数据也没有,裤子。。。。这个库也没有。长城调查都调查些啥?位置、长度、时代、材质、保存现状、自然与人文环境、保护管理状况等近20项信息,还有照片、录像。最后整了十几万份材料,5个Tb的数据。所以没有裤子。。。这个没有库是不行的。所以我们请了测绘部门来合作,对调查过程进行信息化管理,“文物定性,测绘定量”,设计和建设完成“长城资源调查数据采集系统”。野外调查现场采集与录入同步完成,为建立长城资源数据库做好了准备。2017年,满街都是数据库和信息系统,可是十年前,这个东西还是挺牛X的。然而校对数据,是需要人工的。。。。。。用肉眼从十几万张表里挑出一个毛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的感觉是很饿。我们编写全国《明长城资源调查报告》长城调查,本质上是考古调查。考完了古,东西不能扔,而且长城也扔不动。。。。。。所以得回屋写报告。根据调查结果,长城沿线大概有40000多个遗迹,光明长城,就有22000多份长城资源调查表,墙体10053段、敌台7062座、烽火台8812座、关堡185处、马面3357座,与长城密切相关的各类遗存559处。长城那个复杂呀亲,报告的大纲,我们改了七稿,文本写了七年,形成40多万字,图版600多幅、图纸500多幅,各类表格近400幅。人一辈子有几个七年?那时项目组的四个小伙伴还年轻,如今四位大叔大妈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然而现在报告还没定稿呢。。。。。。我们做长城资源认定不是所有长城资源都叫长城,你得证明你妈是你妈。。。。这个长城资源是长城。这是《长城保护条例》说的。2011年8月到2012年6月,我们基本就是在核对40000多条调查数据。起初我早上起不来,后来我凌晨三点以前睡不着。我们也不傻,开发了个小程序帮忙统计。然并卵。某同志(就是我)在测绘公司的机房里住了一个月。起初我是学考古的,后来我学会编程了。2012年6月4日,《长城认定资料手册》定稿。6月5日,在北京居庸关长城脚下,国家文物局正式将中国长城的精确长度(21196.18千米)向全社会公布。我们内牛满面。我们建设长城资源保护管理信息系统长城调查完了干嘛?研究呗。用什么研究?数据呗。数据搁哪?系统里呗。系统在哪?我们建呗。建好了谁用?大家用呗。咋用?科研管理版,国家文物局同意,我就告诉你。公众版http://www.greatwallheritage.cn,自己看呗。说到开发过程,我们文物界是意识流。天天和技术流一起工作是种怎样的体验?起初,我们想掐死对方,后来我们想掐死自己。我们开发长城监测巡检系统巡检好理解,就是巡查和检查。那么监测是个啥玩意?就是说,别等长城坏了修,平时好好管,别让它坏。大王派4600多个长城保护员来巡山,将来一人发一个手机app。开发过程同上。我们研究我们好歹是科研机构。我们除了实践,也有理论。比如文物考古研究、遥感监测研究、文物标准化研究、法律法规和理论政策研究,再比如技术流和意识流的有效合作方法研究。成果可观,水平一般。就不拿来秀了。我们走穴。。。。。。这个开展公众教育都是被逼的。长城这个领域里边,奇葩吧,啧啧,特别多,也是醉了。一听到假行家和不怀好意的淫乱讲胡说,恶意炒作,就蓝瘦香菇。要不是他们,我们办那么多讲座,搞那么多事情。。。。。。这个活动,早就火了。。。。。。低调,低调。我们执法督查2016年9月20日至30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长城专项执法督查在十五个省全面展开。项目组五个人分别跟随五个调查组,每组督查三省长城保护管理工作。我们做了30多个督查项目的细则,准备了一车材料。督查组按照细则给各省现场打分,每天白天爬山,晚上总结。最后的督查意见反馈省政府,上报国务院,最后向社会公布了督查报告和15省排名。有些领导的脸绿了。督查结束后,就是想睡觉。普通结语:十年来,长城项目组作为长城保护管理与研究领域的“国家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长城保护工作的持续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长城保护领域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在总结我们十年的奋斗之时,不能忘记来自长城沿线十几个省400多个县的上千名文物与测绘工作者跋山涉水、风餐露宿,为调查与测绘工作所流淌过的汗水。没有他们的付出,也就没有今天的丰硕成果。在这里,我们要向他们表示感谢。文艺结语:相对于长城2000年的修建史而言,十年仅仅是一瞬;而在人的一生之中,“十年磨一剑”无疑是宝贵而难忘的经历。十年间,大家都与长城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缘,彼此之间也建立了跨越专业的工作默契和超越年龄的深厚友谊。回首这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大家为长城保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回望那段“与龙共舞”的激情岁月,有委屈,也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收获的喜悦与成就感。但更加重要的是,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向国家和社会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面对历史,我们此生无悔。2b结语:来人呐,把那些说我们整天喝茶看报的家伙,拉出去枪毙五分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长城项目组到底在干啥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长城保护研究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