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7-4-18 00:26:54

说“虽远必诛”的名将给皇帝出了啥馊主意?

作者 | 莲悦联系微信号:youhistory1最近,微信、微博上到处可见“虽远必诛”,个人觉得很有必要把这句话的出处、来历好好给大家捋一捋,却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网络所载的《汉书.陈汤传》大多是被“腰斩”的版本,只有甘延寿、陈汤击斩匈奴郅支单于那一部分。那么,历史真实中的陈汤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出自《汉书卷七十》,是西域都护甘延寿和副校尉陈汤在深入康居地区(位于今天中亚地区),击斩匈奴郅支单于后,给汉元帝的奏疏中的一句话。在这一卷中,史学家班固将傅介子、常惠、郑吉、甘延寿、陈汤、段会宗这些在汉王朝将西域地区纳入势力范围,使远人宾服的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的著名人物一同列传。强大的匈奴经历了汉武帝时代的不断打击,更经历了汉宣帝时期五单于争立的内乱,最终分裂为两部。呼韩邪单于在汉宣帝甘露三年(前51年)降汉,郅支单于则率领部众远走康居。公元前36年,西汉元帝建昭三年,西域副校尉陈汤向西域都护甘延寿建议,趁郅支单于在康居地区立足未稳,一举将其歼灭。甘延寿认可陈汤的建议,打算将这个计划奏请朝廷批准。陈汤担心皇帝不会同意,于是,矫制发兵,并胁迫甘延寿出兵。所谓:“春秋之义亡遂事,汉家之法有矫制”。矫制发兵,即,假托皇帝之命发兵,在古代中国是一条大罪。汉宣帝时的名将冯奉世出使西域,正遇莎车国杀汉使,攻击劫掠西域南道诸国。冯奉世迫于形势,矫制发兵,攻击莎车,使得莎车国王自杀,为汉王朝的势力能深入西域立下大功。然而,正因为他是矫制发兵,所以,汉宣帝并未将他封侯。如今,甘延寿、陈汤率汉、胡兵四万余人,深入康居地区,将郅支单于围于郅支城。郅支单于率领部众西迁时,沿途遭遇袭击,到达康居时只剩下三千军民。所以,这是一场力量非常悬殊的战斗,《汉书》记载,郅支单于的几十个阏氏夫人都登上城楼,挽弓射箭抵御甘延寿、陈汤麾下的汉胡联军。战斗以郅支单于战死,汉胡联军杀虏匈奴千余,另有千余匈奴人投降告结。而陈汤此战,也应验了他游说甘延寿出兵时所言——千载之功可一朝而成也。汉匈两国有着百年战争史,尽管匈奴的势力业已衰微,但能斩杀匈奴单于,这在汉匈战争史上尚属首次。甘延寿、陈汤居功至伟。不过,二人有功亦有矫制之罪。朝堂上朝臣们关于该给二人怎样的封赏争论了许久,最后,汉元帝决定采取折中之法,封甘延寿为义成侯,赐爵陈汤关内侯,仅封赏食邑各三百户,加赐黄金百斤。如果,陈汤的历史如今天很多网络上刊载的《汉书.陈汤传》节选那样,仅止于此,那么,他一定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有勇有谋、志向高远、以国家天下为己任的伟大爱国者。可惜,《汉书》中接下来的记录却让我们看到,陈汤除了击斩郅支单于这个“千载之功”外,几乎可谓劣迹斑斑、一身污名。《汉书》中的陈汤虽然很有才华,品行却一直不太好。他年轻的时候被举荐为茂才,却因为父亲去世没有奔丧,被下狱论罪。击斩郅支单于后,《汉书》说:“汤素贪,所卤获财物入塞多不法。”原来,陈汤是个特别贪财的人,战争中缴获的战利品竟然没有依法上交。《汉书》中还有多起陈汤收受贿赂,为他人谋取官职的记录。不过,皇帝和历史都原谅了陈汤这些小毛病。毕竟,比起击斩匈奴单于的丰功伟绩来说,这点小贪小占算得了什么呢?公元前33年,汉成帝刘骜即位,第二年便开始在渭河北岸的咸阳原上修建自己的寿陵——延陵。西汉自高祖刘邦便始开厚葬之风。和碌碌凡人一般终究难逃一死的帝王们相信,有一个地下世界在等待自己享用,所以,事死如事生。《晋书.索靖列传》中说:“汉天子即位一年而为陵,天下贡赋三分之,一供宗庙,一供宾客,一供山陵。”根据这种说法,西汉的皇帝们一般即位第二年便开始营造自己的寿陵,通常规模宏大,极尽豪华,要用掉天下贡赋的三分之一。然而,十年后,延陵已耗资亿万,刘骜却发现,延陵与秦公陵距离太近,秦公陵高大的封土对延陵的营建布局颇有影响。于是,刘骜决定在渭河南岸长安城以东再建一座比延陵更大更恢弘的寿陵——昌陵。陈汤与皇陵的营建者、将作大将解万年关系很好。解万年于是给陈汤指了条发财的好门道:汉家天子一向注重寿陵的营建,历史上凡是为皇帝营建寿陵的人都加官晋爵,得到了好封赏。他建议陈汤向皇帝请求搬到陵区附近,皇帝一定会赐与他田宅。陈汤觉得有利可图,于是,密奏汉成帝,建议在昌陵设置昌陵邑,徙天下富户充实陵邑。并且,向皇帝忠心耿耿地表示,自己愿意和妻子儿女迁到陵邑中,为天下之人做个表率。汉成帝龙颜大悦,决定设置昌陵邑,并如陈汤所愿,赐与他良田美宅。自汉高祖的长陵起,西汉就有了为守护帝王陵园而设置的陵邑。《西汉会要》记载:“汉兴,立都长安,徙齐诸田、楚昭屈景及诸功臣家于长陵。后世世徙吏二千石、高訾富人及豪杰并兼之家于诸陵。盖亦以强干弱支,非独为奉山园也。”西汉王朝在历代帝王陵附近设置陵邑,一为侍奉陵园,二为强干弱支,巩固政权。经过150多年,到汉宣帝的杜陵,西汉王朝一共设置了七个陵邑。这些陵邑成为了国都长安的卫星城市,人口皆在二十万左右,汉武帝的茂陵邑人口甚至超过了当时长安城的人口,接近三十万人。不过,到汉元帝时,战国时期六国的宗族势力早已不复存在,陵邑的设置对巩固政权已不再有作用,反而让百姓流离破产,引发社会的动荡。所以,汉元帝在修建自己的陵墓时下诏,明令不再设置陵邑。然而,汉成帝刘骜不仅决定给自己修筑第二座帝王陵,还在陈汤的怂恿下,设置了昌陵邑。为修建昌陵,西汉政府动用了工徒数万。刘骜迁了五千户富豪到昌陵邑以侍奉陵园。为鼓励朝臣也迁往昌陵邑中,他专门给朝中的将军、列侯们划分了墓地与宅邸。昌陵所在的地势较低,所以修建陵墓时必须先将其垫高。这导致营建费用剧增,史书上的记载是:“取土东山,且于谷同贾”。泥土的价格都赶上粮食了,于是,昌陵的营建仅仅五年,西汉王朝便已经“天下虚耗,百姓罢劳”,朝野上下反对之声四起。刘骜无奈,只得停建昌陵。皇帝做了错事,承担罪责的当然是给他出馊主意的臣子。于是,陈汤和解万年都被流放到敦煌。到汉哀帝时,由于感念击斩郅支单于之功,陈汤得以回到长安,最后死在长安城。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说“虽远必诛”的名将给皇帝出了啥馊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