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7-7-9 18:47:03

【清源独家现场观察】41届世界遗产保存状况评估(下)

图/7月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亚太地区主任景峰主持丝路碰头会(摄影:徐桐)清源文化遗产微信号 mobiheritage截至波兰当地时间7月6日晚,本届世界遗产大会关于保存状况的审议全部结束。在7、7A、7B的环节中,大会共审议了30项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的项目(产生了31条决议,其中1条是关于叙利亚所有遗产地),18项位于世界遗产名录中的项目。其中,2项世界自然遗产成功移除濒危,2项世界遗产(1项自然、1项文化)列入了濒危名录。15年的讨论回归原点?:维也纳历史中心终列入濒危伴随着对城市历史景观的不断讨论,自2012年至今,维也纳历史中心视觉完整性的保护多次成为世界遗产大会讨论的焦点。至少在世界遗产保护领域,这个“历史性“的案例变得家喻户晓,并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城市遗产的保护与发展、视觉完整性、城市历史景观保护方法等热点话题的讨论——从某种意义而言,这个案例促使人们开始关注城市遗产的保护,关注世界遗产的评估。而在7月6日上午,世界遗产委员会以少见的统一态度将这个案例列入了世界遗产濒危名录——这是一个非常窘困的时刻,不知这意味着文化遗产保护的胜利,还是一种失败。关于维也纳历史中心以往讨论的过程可以见CHCC已出版的2013年、2016年《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观察报告》,这里不再赘述。事实上,缔约国在今年仍旧坚持着以往一贯的“乖巧”的表现,于2月向世界遗产中心提交了一份详细的保护状况报告。报告谈到三个被审查的建筑:维也纳滑冰俱乐部、洲际酒店和维也纳新音乐厅的建筑设计已经修订,居住部分的高度已从75米削减为66.3米,并在4月提交了该项目的HIA报告。而缔约国和地方当局也认识到高层建筑会对遗产地的视觉完整性产生负面影响,这使得已通过的相关规划正在进行评估。缔约国表示卡尔广场上正在进行中的两座建筑改造项目的建筑高度将不会超过原有建筑高度。此外,缔约国在2017年5月“可喜“地告知世界遗产中心,维也纳市政府通过了一项决议(resolution)保证在内环区域将不会再有高层建筑通过审批,而已有的高层也不能再增加高度。不过,这项决议并不会影响到维也纳滑冰俱乐部、洲际酒店和维也纳新音乐厅三个项目,因其不在内环区域内。图/维也纳历史中心现状照片:从美景宫花园轴线向周边环境的视觉通廊(来源:http://whc.unesco.org/en/list/1033/documents/)图/洲际酒店效果图(来源:Vienna City Administration Municipal Department 19- Architecture and Urban Design. The Historic Centre of Vienna: World Cultural Heritage and Vibrant Hub. Vienna,2014: p.19)图/洲际酒店建成后的视觉景观模拟(来源:http://whc.unesco.org/en/list/1033/documents/)然而在评估过程中咨询机构还是敏锐地认识到维也纳所有行动背后隐藏的问题。评估报告首先指出对于维也纳滑冰俱乐部的设计修订没有达到上届大会决议的要求(Decision 40 COM 7B.49)——区区降低8.7米还能算求表扬的牺牲吗?66米的高度使其在历史环境中仍旧是一个大块头,并且仍出现在美景宫的轴线尽头。市政府5月采纳的决议看似严厉,事实上对遗产的缓冲区范围和更大的环境范围保护不起作用,而这些区域的建设才是委员会近期不断发出警告的对象——决议就无法阻止维也纳滑冰俱乐部的建设。再者,决议本身也可以在未来随时被市议会更改,这无疑使得其效力和持久性受到质疑。评估意见最终强调,遗产地的OUV仍旧遭受着得到法律支撑的建设项目的威胁,建议将其列入濒危!委员会讨论环节黎叔再次第一个发言确定了讨论的基调。他强调,从2012年委员会第一次讨论至今已经经过了15年,展开了大量的讨论与理论探索,而以现状来看似乎这些讨论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们经常谈论委员会的可信度,所以今天我们应该发出一个确切的消息,表明立场。(确实委员会已经嚷嚷着可能将其列入濒危很多届了)葡萄牙大使则认为列入濒危能够使得奥地利和维也纳当局能真正重视这个事情,由此也支持列入濒危。只有小伙伴克罗地亚试图为维也纳岔开话题。克罗地亚大使给遗产中心提出了几个希望未来讨论的“重要问题”:昨天和前天讨论的濒危名录中的项目都是叙利亚、也门等国因战争冲突或有意破坏造成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维也纳历史中心是否能和这些案例一样符合列入濒危的标准?这完全是不同类型的“濒危”(endangerment)。如果把这些不同类型的濒危案例都放在一个清单中是否合适,是否不利于对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措施?——言外之意仍旧是在质疑维也纳历史中心是否需要列入濒危名录。然而其他小伙伴并没有买账。芬兰、波兰、牙买加、秘鲁、菲律宾等国均支持决议草案,同意将其列入濒危。邻近讨论尾声,黎巴嫩大使再次总结道,一种具有强制力的决议可以使缔约国以一个新的视角看待这个案例,督促政府重视并加强保护。最终决议草案毫无修订即被通过!决议通过后,奥地利大使还试图强调维也纳历史中心不应被列入濒危,而理由仍旧是5月通过的决议使得遗产区不再会有高层建设。然而就在发言刚刚结束后,抢戏的NGO代表的发言与奥地利当局针锋相对,她强调维也纳政府的发言是无效的,5月决议也是无效的。她深情恳请委员会将其列入濒危——主席很自信地表示我们已经这么做了。当然关于城市、遗产和发展的话题不会因维也纳历史中心列入濒危而停止。7月6日中午的边会“教科文全球报告:文化、城市、未来——人居III活动之后”再次关注在全球化和城市化语境中遗产可以在实现可持续发展2030议程方面发挥的作用。教科文组织文化助理班德林先生以一本厚厚的报告《文化、城市、未来》为大家带来这方面已取得的成果,包括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实施、最佳实践和政策、会议和活动、导则等内容。跨境遗产需更多地跨境协作:丝绸之路哈萨克斯坦段面临威胁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共同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Silk Roads: the Routes Network of Chang’an – Tian-shan Corridor)于2014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16年,由于哈萨克斯坦的道路建设规划可能威胁考古遗址的OUV,咨询机构进行了反应性监测。虽然缔约国随后提交了5个可能的道路调整方案,但咨询机构仍然认为穿过缓冲区的道路及包括停车场等在内的相关设施建设,将会对遗产地产生负面影响,需要通过遗产影响评估(HIA)进行论证。同时,哈萨克斯坦的保护管理体系也被质疑,咨询机构要求就该项目对保护规划进行有针对性的修编。最后建议,三个申报国之间应该加强合作,若情况不理想,在2018年大会上考虑将这个项目列入濒危名录的可能性。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亚太地区主任景峰介绍丝绸之路项目概况(摄影:吕宁)在本届会议的讨论中,大部分委员会都认可丝绸之路这一大型跨境系列遗产的成功申报,具有相当的里程碑意义;并承认其保护管理问题之复杂,也是超越一般遗产地的。对于这个刚列入三年的遗产地,委员会应该有更大的耐心,相信缔约国能够继续完善保护管理体系。土耳其代表表示,哈萨克斯坦的法律保护体系已经在建立中,且与当地社区进行了多次建设性对话。克罗地亚代表则指出,作为线路遗产,希望不要割裂遗产区域内社区和遗产地之间的联系,确保社区能够继续延续和生活。芬兰、古巴认为申报国之间、哈萨克斯坦和当地社区之间应该进一步加强合作。随后,缔约国代表发言:哈萨克斯坦声明了由于列入时间不长,国内还需要时间根据反应性监测报告调整规划、进一步与当地社区对话等,其中很多工作都已经在开展了,同时缔约国承诺,在WHC和咨询机构协助下,申报国正展开紧密的合作,更好的保护管理遗产地。中国代表则发言指出哈萨克斯坦已经采取了系列措施去解决该问题,并表示愿意在中、哈、吉三国协调机制的框架下加强合作,如哈萨克斯坦需要,中国也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包括保护、管理、展示等方面的技术支持。最终,土耳其提交的决议修改内容包括了缩减受影响区域、修改对保护规划修编为加强法律法规管理体系的完善、去除在2018年考虑列入濒危可能性的要求等内容。从丝绸之路申遗前漫长的前期研究至今,这个跨境遗产案例一直是促进缔约国之间加强协作,促进缔约国与咨询机构、世界遗产中心交流与沟通的成功案例,是全球战略有效推动名录平衡性与可信度的成功实践。哈萨克斯坦近期出现的问题反映出统一的世界遗产保护管理要求如何在多样化的国家政策、管理体系层面落实仍是一种挑战,对于这类跨境遗产项目而言,只有多层面的沟通和交流,才可能建立具有一致性的和持久性的保护管理机制。打死也不列入濒危遗产名录:尼泊尔&巴基斯坦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Kathmandu Valley)和巴基斯坦拉合尔古堡和夏利玛尔公园(Fort and Shalamar Gardens in Lahore)也是两个熟悉的老项目,今年ICOMOS都给出建议列入濒危的决议草案,然而均遭到强烈反对而被迫修改。加德满都在2015年4月遭遇地震,OUV受到较为严重的影响。在当年的39届波恩世界遗产大会上,鉴于其城市肌理缺失、大量纪念物和历史建筑倒塌、管理体系的缺失等因素,咨询机构建议将其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然而,印度、韩国、菲律宾等委员会一致认为应该首先进行反应性监测协助缔约国政府进行积极、有效的重建行动,给予缔约国一年的时间,次年根据情况再审议是否列入濒危。(见《第39届大会观察报告》)然而在第二年即去年的第40届大会上,类似的情况再一次发生,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已经开始采取正确的措施,此时需要的不是列入濒危、而是咨询机构再一次反应性监测以提供进一步的重建建议。于是,继2015年11月之后,ICOMOS于2017年3月又进行了一次详细的评估,评估报告认为,在许多受损的纪念物区域,修复工作几乎没有开始,且到目前为止,缔约国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对于残损状况的科学评估体系,恢复计划缺失、研究不足,OUV的具体要素和“如何恢复OUV”似乎并没有得到理解。因此,虽然WHC和ICOMOS都充分认可缔约国已经尽了其最大的努力,但鉴于其面临威胁之大、困难之多,以及缔约国的能力问题,建议将其列入濒危名录,通过国际社会更广泛的援助和更密切的协调合作,来制定一个完善的整体恢复计划,以保证OUV的早日恢复。然而,在委员会讨论中,历史又惊人的相似了。土耳其、津巴布韦等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已经拿出了一个为期六年的恢复计划,考虑到当地社区的利益诉求,我们应该相信缔约国,给予他更多的时间。“加德满都不用列入濒危,因为它已经处于危险中。”——好嘛,连词儿都不带换的。越南、韩国和科威特也表示了对缔约国意愿的尊重,即不列入濒危。古巴和土耳其还表示,列入濒危与否不应该与获得国际援助与否挂钩。只有黎巴嫩代表(黎叔,还是黎叔,不知不觉吸粉无数)坚定的表达了对原有决议的支持,黎叔指出,加德满都这种天灾和也门、叙利亚的人祸是不一样的,天灾可能发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缔约国不需要觉得羞愧,列入濒危确实有助于国际援助的展开。黎叔的铁哥们儿葡萄牙代表、以及芬兰和菲律宾代表也发言表示了支持。菲律宾还提出,缔约国能力有限,那么是不是可以再次进行一次反应性监测,以协助其更好的灾后重建。对此,ICOMOS表示很无奈,回应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咨询机构已经按照委员会决议进行了两次反应性监测,对遗产地进行了详细、系统而科学的评估,就反应性监测任务而言绝对足够。目前需要的是咨询任务(advisory mission),通过具体的导则告诉缔约国应如何开展工作;同时,站在全世界文化遗产立场上,咨询机构也无法对一个遗产地投入过多而忽略了其他。最终,多数委员会成员仍认为应修改决议,原草案被大幅度修改,删去了许多对缔约国具体的要求,并决定在明年大会上“考虑列入濒危的可能性”。——对于最后一条,黎叔表示无法接受,这不是自欺欺人吗?每年我们都写着“明年考虑濒危的可能性”,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还不如不写呢!话音刚落,土耳其从善如流的删去了该句。随后,古巴和菲律宾也表示了失望,决议改成这样,简直就是删除了所有内容(delete everything)。图/尼泊尔代表发言(摄影:吕宁)与之类似,巴基斯坦坦拉合尔古堡和夏利玛尔公园因为受到规划中的地铁橙线影响,被咨询机构认为将对遗产地完整性和OUV产生较严重的威胁;同时暴露出缔约国在城市基础设施等项目上综合管理和监督机制的缺乏。因此,项目在去年就被建议列入濒危遗产名录。与尼泊尔类似,委员会纷纷宽容地表示缔约国正在调整方案并完善保护规划体系,应该多给予时间。于是,列入濒危的决定被推迟到了今年。然而,芬兰、科威特、越南等国依然表示,缔约国已经很接近解决问题的终极答案了,现在列入濒危一点儿好处也没有。古巴还动情的说,对一些国家来说,一年时间很长,而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一年时间又很短。需要在反应性监测任务结束后,再考虑列入濒危的可能性。除了安哥拉、克罗地亚、秘鲁和菲律宾没有发言外,其余所有的缔约国都表示对列入濒危决议的反对,最终,不仅列入的濒危的最后一条被取消,其余包括对地铁项目的负面评价、对缔约国的敦促等,也被大幅删改。在决议通过后,巴基斯坦的NGO代表要求发言,表示了对于修改后的决议的强烈不满和深深的失望。他以一个为遗产地工作了24年的资深工作者身份,指出地铁从缓冲区中穿过,将会对真实性完整性和价值产生严重的损害。此事已经迫在眉睫,政府却没有出台任何的解决措施,反应性监测报告的建议也将是一纸空文。图/巴基斯坦要建设的地铁橙线与遗产地的距离(摄影:吕宁)7月6日边会主题中午:教科文组织全球报告:文化、城市、未来——人居III活动之后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加强城市的合作世界遗产和人权:全球建议和下一步工作晚上:促进财政部门更好滴保护世界自然遗产地当我们共同工作(促使)积极的环境改变世界遗产地管理论坛:官方闭幕式世界遗产遗产地和主要多样性区域:协同、更新和机会图/教科文组织全球报告:文化、城市、未来”边会专家发言 (摄影:魏青)清源文化遗产我们是一群工作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第一线的青年,跟您分享实践思考、学术成果、思想碰撞,以及深入遗产地带来的好吃好玩。*有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话题或疑问,直接微信回复公众号。微信丨mobiheritage网站丨chcc.thad.com.cn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清源独家现场观察】41届世界遗产保存状况评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