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7-7-9 18:48:07

【清源独家现场观察】41届大会保存状况评估(中)

清源文化遗产微信号 mobiheritage7月5日波兰世界遗产大会继续进行对于保存状况的审议,对7A剩余的13项濒危遗产以及7B位于《世界遗产名录》中的8项自然遗产保存状况进行了审议。巴西的自然遗产塞拉多保护区:查帕达-多斯-维阿迪罗斯和艾玛斯国家公园(Cerrado Protected Areas: Chapada dos Veadeiros and Emas National Parks)列入濒危遗产名录。而对13项濒危世界文化遗产保存状况的审议中,乌孜别克斯坦的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Historic Centre of Shakhrisyabz)再次引发长时间的讨论。自然遗产案例1、因遗产区扩大而列入濒危名录的奇葩巴西塞拉多保护区于2001年以标准ix、x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与大部分受到发展威胁而列入濒危名录的遗产地不同,塞拉多保护区列入濒危十分富有戏剧性。首先,缔约国意图扩大查帕达多德·韦德罗斯国家公园的面积,扩大的面积预计有惊人的247,980公顷(原遗产区367,356 公顷)。涉及如此大范围的边界调整,按照《操作指南》规定,缔约国应该进行重大范围的边界调整申报。然而,尽管进行了近三年的磋商,但巴西国内各利益相关方尚未就土地所有权、使用权等管理问题达成共识,因此至今没有提交新的边界修订。而根据39届大会、40届大会的决议(39 COM 7B.27,40 COM 7B.71),在今年2月1日之前若缔约国还没有提交边界修改的申请,那么鉴于现在的国家公园缺乏统一的保护体系或管理规划,就要将该遗产地列入濒危,以此督促缔约国拿出切实可行的时间计划,早日达成边界共识,完善保护管理体系。于是,在今年的评估中,一向耿直的IUCN给出了列入濒危的建议,而委员会也表示乐见其成。于是,在该案例的讨论中,芬兰、秘鲁、阿塞拜疆等委员国纷纷表示了对巴西在遗产保护、社区参与和利益相关者交流等方面工作的肯定和祝贺,然后表示了对列入濒危的支持。而巴西代表也承诺,将继续与IUCN和当地社区进行建设性的对话,早日就扩大的边界达成共识并制定完善的保护管理体系,通过列入濒危来更好的保护,以期早日移除。在决议通过后,看似不可能的一幕发生了,大家热烈鼓掌祝贺巴西塞拉多保护区列入濒危遗产名录。图/塞拉多保护区 (来源:世界遗产中心网站)2、为了保护生物多样性而砍伐森林的诡辩下午另一个有故事的遗产地是波兰/白俄罗斯的Białowieża森林。遗产于1979年以标准(ix)(x)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里是欧洲所剩无几的原始森林,而位于波兰境内的森林区域在近年来则遭受到日益严重的砍伐。这种较大规模的森林砍伐并不是非法行为,而是被波兰政府称为“卫生砍伐”(sanitary cuttings)的“保护”——号称正是出于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政府需要将被某种甲虫污染的林区砍伐殆尽,以防止整个森林生态的破坏。然而,这种一听就像是借口的说辞并不能使咨询机构信服,他们认为连年的砍伐、尤其是对超过百年树龄树木的砍伐已经对整个森林和多样化物种造成了较严重的影响,OUV受到威胁,因此在决议草案中要求缔约国于明年2月前提交详细评估材料,并请IUCN完成反应性监测任务,根据评估结果在明年的大会上讨论将其列入濒危遗产名录的可能性。事实上,从昨天下午开始,大会会场外就有波兰NGO代表组织游行和抗议,以“我们是森林,我们处于危险中”为标语,表达对肆意砍伐森林行为的抗议。而另一方面,波兰政府也是早有准备。除了在会场外派出(或雇佣)“支持砍伐派”与“反对派”进行对抗外,在委员会讨论环节,通过哈萨克斯坦提交了修改决议,要求删去根据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对砍伐森林的具体负面评价,推迟递交补充材料日期至2019年12月,并删除可能将其列入濒危的审议。葡萄牙、芬兰、安哥拉、突尼斯等大部分委员国都强烈反对这样明显为缔约国“洗地”的决议,经过激烈的讨论,最终在古巴的建议下,支持波兰的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妥协了,委员会达成共识,多给缔约国一年时间,将递交材料日期推迟至2018年12月,在43届大会上讨论列入濒危的可能性,其余决议维持不变。决议通过后,波兰代表再次表示会尽一切努力“保护”OUV。图/Białowieża森林(来源:世界遗产中心网站)图/政府派出的“支持砍伐派”游行(摄影:魏青)图/波兰NGO代表组织游行和抗议(摄影:魏青)图/波兰森林保护NGO组织庆祝“胜利”(摄影:徐桐)文化遗产案例可逆的历史肌理与可逆转的大会审议2016年的《世界遗产观察报告》已经就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的真实性问题进行了讨论。这座14至15世纪凯许地区(Kesh)的文化和政治中心,以历史城镇类型遗产于2000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近期一系列大型城市改造项目(地方政府眼中的民生改善工程)不可逆转地破坏了原有的城市肌理——遗产区内大片传统住区被新的绿化系统所取代,同时多处重要历史纪念物也采取了不恰当的修缮措施。这些改变可以通过卫星图对比照得到清晰的反映。2016年大会上,黎巴嫩大使痛心疾首地表示“看到这些图片我们只能感到悲伤和羞愧”,他认为这些改变已经无法逆转,建议将遗产地的类型改为纪念物,重新讨论其价值和OUV的修订问题。该项目在2016年世界遗产大会上被列入濒危。随后在2016年底,世界遗产中心和咨询机构再次联合对遗产地进行了反应性监测。对此缔约国表现出极大的配合度,不仅表示所有与古城建设和拆除相关的项目均已被叫停,而且强调已成立特别委员会,制定了行动计划以实施2016年的决议。缔约国还保证已制定历史肌理的重建计划,不过会采取现代的材料。然而面对现状,咨询机构的评估结果可以说是相当负面的,结论再次强调了城市历史肌理的严重丧失,指出承载OUV的核心价值载体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且不可逆转,遗产地已无法传达其OUV。决议草案指出,2018年大会的评估将决定遗产地是否有潜力以一些遗存的纪念物和历史城区再次申报,或遗产地的受损程度使其已丧失OUV载体,应依据《操作指南》段落192将其从名录中移除。而在本届会议的讨论中,似乎去年的痛心与惋惜被一种同情所稀释。率先发言的黎巴嫩大使在一开始就为今年的发言确定了基调。他说道,缔约国在开展相关工程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做错事,他们以为自己做的是对的,是在改善民生水平。虽然已发生的损害不可逆转,不过我们更应思考发现、预防和评估机制的问题,我们的机制是否失效了?而又应如何改进?这似乎有一种将责任从缔约国推向遗产中心和咨询机构的嫌疑。韩国、葡萄牙、科威特都发言支持黎巴嫩大使的观点。就此,遗产中心主任强调《操作指南》提供了定期报告和反应性监测等工具,并要求缔约国在进行大型项目前应告知遗产中心,然而在执行过程中,这样做的缔约国是极其少数的,她对此表示无奈。而在决议修订环节,黎巴嫩大使仍强势地提议加入段落13,要求世界遗产中心在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提供报告,解释为什么定期报告和反应性监测无法避免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这样的悲剧发生。芬兰、波兰等国虽然强调了更欢迎原有决议,但是支持黎巴嫩的委员国成为多数,决议修订提案被采纳。不过,该项目仍将在2018年探讨其是否仍保持有OUV的问题以决定其是否会被除名。图/2011年和2016年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对比卫星图(截选自谷歌地图)主要边会:中午
[*]世界遗产与和平——遗产重建和阐释
[*]非洲土著人民和世界遗产:人权和可持续性
[*]遗产保护中联系自然和文化的能力建设课程
晚间
[*]Kizilirmak三角洲湿地和鸟类栖息地(土耳其自然遗产项目)
[*]与地方社会的建设性对话
[*]世界遗产跨境合作的视角与挑战
[*]罗马帝国边境的主题研究和申报策略
大会瞬间7月4日,在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现场,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吕舟教授代表团队将英文版《第40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观察报告》赠给与会的世界遗产专家,并开心畅谈。谈话中ICOMOS副主席葛瑞兰(Grellan Rourke)表示,《观察报告》的编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工作量巨大的工作。收到报告的专家们很多立即开始仔细阅读,并纷纷表示会认真阅读这份沉甸甸的礼物,也期待未来能和团队继续交流,大家携手努力,更好地促进世界遗产事业的发展。【照片拍摄:魏青 徐桐】图/原ICCROM总干事 Mounir Bouchenaki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助理总干事Francesco Bandarin图/ICOMOS副主席Alfredo Conti图/IUCN世界遗产顾问Tim Badman图/ICOMOS世界遗产顾问Susan Denyer(右一)、ICOMOS副主席Toshiyuki Kono(右二)图/ICOMOS副主席Grellan Rourke(左一);ICOMOS秘书长Kirsti Kovanen(左二)《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观察报告》是CHCC团队自2013年起持续开展的研究项目。团队已连续5年派遣4-5名专业学者,以观察员身份参加委员会大会,会议期间积极采访与会的缔约国代表、咨询机构成员和国际专家,力图以第三方独立的视角对会议内容进行记录、评论,分析国际遗产保护发展的方向和趋势,通过对大会观察报告表达自己的观点。第37届(2013)、第38届(2014)、第39届(2015)、第40届(2016)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观察报告先后由《世界遗产》杂志社以增刊形式正式出版。图/CHCC出版的《世界遗产观察报告》清源独家现场观察系列报道:清源文化遗产我们是一群工作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第一线的青年,跟您分享实践思考、学术成果、思想碰撞,以及深入遗产地带来的好吃好玩。*有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话题或疑问,直接微信回复公众号。微信丨mobiheritage网站丨chcc.thad.com.cn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清源独家现场观察】41届大会保存状况评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