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7-9-22 00:55:42

何家村秘密|“大唐第一金碗”映照下的盛世悲歌

  何家村,  在1970年之前,  还是一个寂寂无闻的村庄。  它的名动天下,  缘于一次石破天惊的发现!  1970年10月5日,  陕西西安南郊何家村的一个基建工地上,  施工人员在挖地基时,  在距地表大约0.8米处,  挖出一个高65厘米腹径60厘米的陶瓮。  工人好奇地打开,  像打开传说中的宝瓮——  一片金光耀眼!    ▲“何家村窖藏”出土地    ▲在何家村发现的陶瓮  考古队迅速赶到,  封锁了现场并开始发掘,  6天后,  在第一个陶瓮出土地点的北侧不远处,  又一个陶瓮出土。  不同的是,  这一次不仅仅发现了陶瓮,  还发现一个高30厘米腹径25厘米的密封大银罐。  保存完好的两瓮一罐被送至文保部门,  共清理出了各类器物一千多件,  包括各种金银器、中外钱币、  宝玉珍饰和贵重药材等等。  其中,  被认定为“国宝级文物”的有3件,  “国家一级文物”数10件,  这就是,  著名的“何家村窖藏”。  何家村窖藏  部分出土文物      ▲镶金兽首玛瑙杯    ▲镶金玉臂环    ▲玛瑙盆      ▲伎乐纹白玉胯    上:鎏金凤鸟纹六曲银盘  下:鎏金龟纹桃形银盘      ▲鎏金双狮纹银碗      ▲赤金走龙    ▲鎏金蔓草花鸟纹高足银杯    ▲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式银壶      ▲鎏金鹦鹉纹提梁银罐    ▲伎乐纹八棱金杯    ▲鎏金伎乐纹八棱银杯    ▲金筐宝钿团花纹金杯    ▲仕女狩猎纹八瓣银杯    ▲鎏金双狐纹双桃形银盘    ▲鎏金熊纹六瓣银盏    ▲鎏金蔓草纹银羽觞    ▲碗底有动物纹饰的银碗    ▲碗底有双鱼图案的银碗    ▲摩羯纹金杯    ▲素面提梁银罐        ▲何家村出土的金银器    ▲忍冬纹镂空五足银香薰    ▲金开元通宝  何家村窖藏  精粹      何家村出土文物中,  两件被定为“国宝级文物”的鸳鸯莲瓣纹金碗,  特别引人注目。  两碗内壁分别墨书“九两半”和“九两三”,  据推断应是碗的重量。  《红楼梦》中,  丫头鸳鸯是替贾母掌管金银器的,  每次使用后都要称重后入藏。  因为是贵重物品,  唐代金银器掌管者为防止以轻换重,  每件器物上往往都以墨书标重,  有的还直接錾刻出重量。      虽然有着碗的外形,  但专家推测,  此碗其实是唐代皇族饮酒用的。  与金碗同时出土的舞马衔杯纹皮囊式银壶上,  舞马口衔之酒杯,  就与金碗的形状相同。  文献中也有唐代用金碗盛酒的记载。  从现在掌握的资料看,  这两件赤金莲花碗  是唐代金银器中仅见的最堂皇的金碗,  而且是目前为数不多的,  两件都被评为国宝级文物的珍宝,  被世人称为“大唐第一金碗”。    唐代规定“一品以下食器不得用纯金、纯玉”,  金器的使用范围甚小。  官府作坊的产品原则上不流入市场,  除了供皇室宫廷使用,  贵族和官吏一般通过赏赐等途径获得。  这两件金碗如此精美绝伦,  自然是由中央官府的金银作坊院制作。  如果说认识唐代金银器,  需要通过一扇神秘的大门,  那么这两件金碗,  就是打开大门的钥匙。    除此之外,  何家村窖藏中还包括一些唐代的药盒,  盒子上还有当时炼丹家们的亲笔墨迹,  对于书法和药物研究者,  有着极大的价值。      ▲盛“光明碎红砂”的银药盒  唐代书法,  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大高峰。  在这一时期,  真、行、草、篆、隶各体书中,  都出现了影响深远的书家,  其中以真书、草书的影响最为广泛。  出土药盒上的文字风格,  与颜真卿书法几无二致,  端庄沉稳、笔力雄厚,  可见颜真卿书法在唐中晚期,  确是一种流行书风。  炼丹家的书法由于是药方,  所以多为行楷,  方便抓药者辨认,  但又不是作为书法作品来写的,  所以显得十分自然随意潇洒。  当然,  何家村窖藏金银器墨迹的书法价值  并不仅在于沿袭了颜体的风格,  而是在于其所书写的器物不同寻常。  经常练书法的人都知道,  在金银器上书写比在纸上要困难得多,  动笔的空间也十分有限,  如此尚能做到书写大方洒脱,  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无论从何种角度看,  何家村窖藏银药盒上的墨迹,  都称得上巧妙自然笔墨淋漓。  在千余年后的今天,  这些墨痕依然如新,  实在难能可贵。              ▲多种“光明砂”药盒墨迹        ▲莲瓣纹提梁银罐        ▲莲瓣纹提梁银罐上的墨迹      ▲“上上乳”“次上乳”墨迹            ▲“标重”墨迹  何家村窖藏  未解之谜  何家村窖藏,  为后世留下了领略不尽的美妙和震撼,  但也留下了千古谜团。  这批珍宝的主人是谁?  是什么时候埋的?  为什么而埋?    据相关资料,现在的何家村在唐代属于兴化坊。兴化坊靠近皇城,是王族贵族居住的黄金地段。邠王李守礼、租庸使刘震等权贵都曾经在此居住。因此,有专家推测,能和时代上吻合的,而且身份可以和拥有这一批文物地位相当的,可能是邠王李贤的儿子嗣邠王李守礼。而且历史上李守礼还曾担任司空,主管过皇宫手工业作坊和金银铸造业,所以他有条件接触到这批财宝 。    ▲“洊安”庸调银饼  何家村遗宝中明确标有年代的租庸调银饼,上面刻有“开元十九年”的字样。专家们就将开元十九年 (731)作为判断何家村遗宝埋藏年代的一个重要依据。宝物的埋藏遗迹明显没有经过任何修饰,是在慌乱之中埋藏的。开元十九年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 ,使邠王李守礼匆匆埋下这些珍宝呢?  当时最大的战乱就是安史之乱。专家们推测,在这场战乱中,李守礼仓皇外逃,将这些财宝匆忙埋入地下,成为不被人知的珍藏。原中科院院长郭沫若也这样认为,他在《出土文物二三事 》中写道,这批文物 “为唐玄宗李隆基天宝十五年 (756)6月因安禄山之乱逃奔四川时邠王李守礼后人所窖藏”。  这种观点相当有影响,被人们沿用了30多年。然而,近年来却遭到了质疑。    ▲葡萄花鸟纹银香薰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齐东方教授在经过研究后,否定了藏宝人是邠王李守礼这一观点。  他认为,《旧唐书 》记载的李守礼是一个生活奢靡、挥霍无度的人,所以如果他手中拥有如此大量的财宝,早就应该挥霍一空了,不可能将这些财宝留下来而去借债度日。最主要的是,李守礼在开元二十九年 (741)去世,而安史之乱发生在天宝十四年 (755),中间隔了十几年时间 ,所以何 家村遗宝和他联系起来有一定的困难。  还有一点,经过考古工作者的分析,发现何家村遗宝出土地点并不在邠王府的范围内,而在邠王府的东边。这些证据都证明了宝物的主人不是邠王李守礼,而是另有其人。  何家村遗宝中出土了大量的金银器皿,包含了从初唐到中晚唐的不同器型与纹样。其中年代最晚的是几件鎏金银器,明显的特征是装饰着阔叶大花。专家研究认为,这种风格是在唐德宗时期开始流行起来的。由此推断,何家村遗宝的埋藏时间应该是安史之乱之后。  有人综合几位专家的不同观点,对何家村遗宝埋藏年代划定一个范围。这个范围是从安史之乱到唐德宗时期。应该通过这个年代范围并结合曾经居住在兴化坊的官员,来推断宝物的主人。    ▲白玉忍冬纹八曲长杯    ▲水晶八曲长杯  据 《两京新记 》和 《唐两京城坊考》记载,唐长安城兴化坊中居住过的官员很多。通过排除法发现,在这些官员当中,可能与遗宝有关的,只有唐德宗时期的租庸使刘震。  刘震的住宅位置与何家村遗宝发现地点基本吻合,租庸使的职责之一是管理官府财物。刘震有机会接触到这些财宝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刘震要埋藏这些财宝呢? 有专家认为是 “泾原兵变”造成了藏宝行为。因此,遗宝的埋藏年代,应在唐德宗建中四年(公元783年)爆发的泾原兵变中。    ▲宝石  783年,唐德宗李适为解救被叛军李希烈围困的河南襄城,派驻守在泾原的唐军前往救援。泾原5000大军日夜兼程,十分辛苦。在途经长安时,皇帝派人犒军,却只给粗饭,引起了将士们的不满。士兵们听说“琼林、大盈二库,金帛盈溢”,于是发生叛乱。  叛军攻占京城,大肆掠夺皇宫内库的金银财宝,造成了严重的财产损失。据唐代的笔记小说 《太平广记 》记载:在 “泾原兵变”8个月后,京师收复。刘震的外甥王仙客在此时返回长安。有人告诉他,因刘震投降叛军,平叛之后,刘震夫妇都已被朝廷处死了。有人在此基础上推测:在叛军攻入京师,大肆劫掠之时,为国家保管财物的刘震为了安全,将这笔财宝草草埋藏。由于局势动荡,他不敢也不愿意将财宝献出。在朝廷收复长安后,由于刘震的投敌变节之举,使他和妻子都被处死。刘震在兴化坊内埋藏的大量珍宝也伴随着他的被杀而沉睡地下,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    ▲鎏金菱纹银锁  历史的真相已经成谜,  何家村窖藏中的稀世珍宝,  见证了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盛世大唐。  然而,  盛世欢腾之下,  也隐含着一个时代的悲歌——  如此国家宝藏,  最后只能在动乱和杀伐中,  深埋地底,  沉入黑暗,  直到千年后世,  才在偶然中得见天光。  参考: 不饰 怡心斋《文史博览》2014年第12期图:大风起兮 一介布衣▼  ▼看 世 界  End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何家村秘密|“大唐第一金碗”映照下的盛世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