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7-9-22 01:13:45

只为一个人,留下一座碑,世界遗产高句丽寻访记

本文版权所有为微信公众号:莲莲的小世界(lianlian-1230)。更多原创寻古类图文,欢迎朋友们关注该公众号。  这是一座不通高速的小城,大巴车走国道,铁路都是绿皮慢车。也许就是这种相对闭塞的环境,才造就了这个祖国北方与众不同的边陲小城吧?    而我,就是坐在通化开往集安的绿皮火车上,汽笛声轰隆隆的响起,火车在群山与隧道间穿行,缓慢地行驶,且逢站必停。如此悠闲的节奏,恰到好处的享受着养眼的绿色,每个山头都绿绒绒毛呼呼的,让我想起了儿时穿着妈妈织的毛衣。铁轨旁年轻的红松,清翠挺拔,远山坐落有致,规矩的像水彩画。    是的,彼时的我穿梭在白山黑水间,欲寻觅远去的高句丽王城遗迹。  七月,本该是盛夏的季节。但与炎热的大部分地区不同,北方小城集安,以凉爽温润的气候迎接了我们。集安并不大,走在集安的街头,你会发现,无论你怎么逛,最后都会走到鸭绿江边。这座祖国边陲的小城,拥有着响当当的头衔,它是世界文化遗产所在地,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以及国家级生态示范区。  或许有人会觉得它的知名度还无法与美誉度匹配。也或许有人会觉得搬出称号什么的太虚浮,的确,大大小小的城市,好的坏的脏的差的,总有一些看似含金量极高的称号,然而去过之后才发现有多么的名不副实。然而当我去过集安,见过过干净整洁的街道、白色整齐的建筑、碧绿清凉的江水、连绵不决的山脉,落寞寂寥的古城后,我发现其实那些称号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感受本就因人而异。那漫步于河边曾给我置身于江南小城的错觉,以至于回到北京闹市中,还会有些意犹未尽,怀念那两天悠闲的片段。我想当你到过集安,真的感受到那份美好并将它植入记忆,你也会有我这样的感慨的。    集安,旧名辑安。它历史悠久,民风古朴,素有塞外小江南之称,也是高句丽时期的古都。  高句丽是中国地方少数民族政权中持续最久的政权,存世长达705年,前后经历了28位君王。在它705年的历史中,先后在三个地方建立都城。早期在辽宁恒仁县的五女山城,中期在集安,晚期在朝鲜平壤。其中在集安建都时间最长,达424年,所以集安的高句丽遗址也最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国内城、丸都山城、以及诸多王陵及贵族墓群,和一块详细记载高句丽政权历史的文字碑刻“好太王碑”。这些遗迹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从不同侧面反映了高句丽的历史,为全世界都留下了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2004年7月,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与许多旅游城市不同的是,集安这座古城,公共交通欠发达到可怜的地步,公交车只有5路和6路,想去几个重要的景点参观,包车成了最理想的选择。我始终相信人与人的相遇需要的是缘分,与司机宋师傅的相遇,成就了我在集安的完美行程,热情厚道的宋师傅不但奉陪我们参观了几个重要景点,还为我们全程讲解,给我对集安的印象值又大大加分。  高句丽景区的通票为100元,包含4个景点,分别是:丸都山城、好太王碑及好太王墓、将军坟及五盔坟贵族墓室,身为世界遗产,100元的票价还算合适。          高句丽,存世705年,叱咤风云,充满传奇,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集安博物馆有这样一段话:“高句丽之俗:男女已嫁娶,便稍作送终之衣,厚葬,金银财币,尽于送死,积石为封,列种松柏”。  却没有墓碑,没有墓志铭,没有典籍记载。  平民如此,贵族如此,国王也如此,  到现在也弄不清它们的墓主人谁是谁。  却只为一个人,留下了一座碑。  这个人就是好太王,其子为其立碑。只因这碑,后人才确定了他的陵寝,而众多王陵至今也没有找到主人。      好太王是高句丽第十九代王,生于347年,18岁即位,再位22年,412年39岁卒,其谥号为“国冈上广开土境平安好太王”。他治理高句丽的22年中,构筑了高句丽的盛世,其最显赫的业绩是占据辽东,称雄东北,形成了高句丽疆域最广阔的时期,“广开土”是后人对他丰功伟绩的认定。    高句丽王即位就开始建陵,他们在位时间都挺长,墓越建越大,最终这巨大的自重将自身压得变形、崩溃。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建造的陵寝,本该名扬千古,流芳万世。如此不碑不铭的,实在令人不解。难道是自上祖先王以来,墓上不安石碑吗?    将军坟不算最大,好太王陵比它大4倍,但是好太王陵已成废墟,将军坟因完整而出名。    巨大的石材,从哪里开采?又如何运来?不知道。  如此发达的石材加工技艺,除了修陵筑墓,别无它用,700多年高句丽不曾留下任何其他石雕、石器物。  就在积石墓登峰造极,欲与埃及金字塔试比高之际,不知何故,戛然而止。石崇拜变为土崇拜,改为堆土筑坟了。  惟一不变的,依旧是没有文字。    五盔坟贵族墓地中,墓室四壁绘满图画,也不著一字,或许,这是个不善言辞的民族。  他们呼啸而来,又倏然而去。  他们留下辉煌,不肯留下故事。  不像我们,既没有谜团,也没有遐想,却只有故事。  而那些故事,往往不是“故事”,大都是后人的杜撰。    郁郁葱葱的田野山林之中,  突兀一个高高大大的四方形建筑,  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将军坟。  以其雄伟的规模、恢弘的气魄、精致的结构,备受中外瞩目,被誉为“东方金字塔”。  将军坟是典型的大型方坛阶梯积石墓,这是一座王陵,一直被误为将军坟,推测应是高句丽20世长寿王巨琏的陵墓。  长寿王在位78多年,活了98岁,他将高句丽的都城迁至平壤,疆域空前扩大,“东西三千一百里,南北两千里”,是东北亚最强大王国,震惊了中原。  推测他迁都平壤之时,陵寝已经完工,死后归葬于此。    旁边,有一座陪葬墓,是他的妃子,也是方坛阶梯积石墓,形制规格都小些,结构大体相同,可以更直观的看清它的构造。      星转斗移,高句丽璀璨的历史翻过了1300多年。  它为东北亚留下难以计数的文化遗存,  这其中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星罗密布于各地的古城了。    高句丽王朝在705年间共迁徙了两次,第一次是从辽宁桓仁迁到吉林集安,第二次是从集安迁到平壤。迁徙的直接原因在我看来是躲避扶余国的兵锋,当时立国未稳。此后400多年时间内,集安一直是高句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想当初,俯瞰高句丽大地,山城相望,关卡相连,烽烟相络,甚为奇观。  高句丽利用两汉交替、五胡乱华等等机会,狂风暴雨般几扩疆域,迅速崛起,成为东北亚强国。  一个前扶余国王子避害南逃,在他乡建立了高句丽国,500多年后强大的扶余终于衰落,最后一个扶余王逃到高句丽避难,这是一个戏剧性的结果。    高句丽早期多为山城,从这时起既有平原城,也就是如今集安市区的国内城,旁侧山上又有山城,即国保丸都山城。      形成山城与平原城共存的“复合式王城模式”,开创了中世纪都城建造模式的一个先河。  高句丽处于大山深谷,千百年来攻防不断。山城是高句丽的突出特点,其分布的密集、数量的繁多,是其他任何时代和任何地区都无法比拟的。    丸都山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水。  山城外陡峭的绝壁,以之为屏障,  内有平缓的大片坡地,形成簸箕形。  山谷出口为城门,城防体系完备,城内宽敞自如。  东墙内宽阔的平地上,有一个宫殿遗址,宏伟壮观。      城北200米处有一石垒高台,俗称点将台。    山城有泉水两处,战时转入此城暂避兵锋。  山城建成后,曾四遭兵革:  公元28年和209年汉朝来伐,不克而还,  246年魏曹毋丘俭攻陷丸都山城,  342年又被慕容鲜卑攻克。  事实让高句丽意识到,丸都山城再坚固,也不是久安之地。  他们再次把目光投向南面,长寿王在427年作出了迁都平壤的决策。            高句丽从此进入鼎盛期,羽翼渐丰,叫板中原。  当年,隋炀帝举全国之力,四度亲征高丽,兴师动众无功而返;  唐太宗两次御驾亲征,含恨而还;  全凭这重重山、重重城,御敌于国门之外。    与山城相映成辉的,是城下那片高句丽的贵族陵。  密密麻麻,蔚为大观。    早期的积石墓    中期的阶梯积石墓      城,变成陵。  金银财币尽于厚葬,这是个无奈,  不想消逝,却自我安葬。  一个比西夏还神秘的消失了一千多年的国度,  古代天空,十日并出,高句丽就是其中一个小太阳。  它横空出世,明晃晃的挂在东天,敢与隋唐争辉。  不幸,被薛仁贵那后生,一箭射落。  射落了,也是太阳。  被射落,也是辉煌。  它在历史深处放射光芒。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只为一个人,留下一座碑,世界遗产高句丽寻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