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7-11-2 20:28:41

世界遗产名录伊朗之苏萨

苏萨
Susa



入选时间:2015年
遴选依据:文化遗产(i)(ii)(iii)(iv)
地理位置:N32 11 22 E48 15 22
遗产编号:1455




简介:
       苏萨(英语作 Susa,波斯语作:شوش、Shush,也译作苏撒,天主教思高圣经译作稣撒)在《圣经》中作“书珊(Shushan)”,希腊文作“Σοῦσα、苏锡安”,塞琉古帝国时更名为“Σελεύκεια、塞琉西亚”,拉丁文即“Selecia ad Eulaeum、埃兰的塞琉西亚”,现代则作苏西或舒什(Shush),是伊朗境内的一座古老城市,已有八千多年历史,比伊朗人建国还要早五千多年。苏萨城是古代埃兰王国、波斯帝国、帕提亚帝国的重要都城,今位于伊朗西南部的胡齐斯坦省,底格里斯河东方240公里。
       列入遗产范围的苏萨遗址包括伊朗铜石并用时代至早期铁器时代遗址,位于扎格罗斯山南部,卡伦河支流迪兹富尔河沿岸迪兹富尔西南,距迪兹富尔约20公里。遗址面积约3.5平方公里,缓冲区约6.0平方公里,包括迪兹富尔河东岸的一片考古丘地和河对岸的大流士王宫殿,出土的建筑遗迹包括管理机构、住宅和宫殿等建筑物结构。除了是现代考古重要的地点之外,此地也因为什叶派穆斯林与犹太人先知(也译作申言者,本博主注)但以理而著名。
       苏萨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公元前7000年,该地就有人类聚集居住的迹象,并可能在前4000年建城。发掘出土的彩陶文化定年,可以上溯至公元前5000年。历史上,苏萨是埃兰王国(中译本圣经中称“以拦”,本博主注)的都城。它的名字可能源自于当地语言,并以不同的方式书写(Šušan, Šušun)。苏萨受到阿摩利人的入侵,其后更受到亚述帝国的历时二十五天的暴力洗劫。
      在希伯莱圣经(即旧约圣经,本博主注)的诗歌智慧书(包括诗篇、传道书、箴言、约伯记、雅歌和耶利米哀歌,本博主注)里曾提及苏萨,但更重要的记载出现在《以斯帖记》,在《尼希米记》、《但以理书》中也曾出现记述。公元前六世纪的以色列人(包括北国以色列国和南国犹大国,本博主注)被巴比伦囚虏时期,但以理和尼希米都是居住在苏萨的先知(也译作申言者,本博主注)。以斯帖成为王后,她救助了犹太人免于受屠杀的命运(详见旧约圣经中的《以斯帖记》,本博主注)。遗址中一座非对称的白色锥石,被认为是但以理的墓石。
       公元前538年,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居鲁士大帝夺取了这座要邑。居鲁士的儿子冈比西斯二世将帝国首都迁到苏萨。冈比西斯的继任者大流士一世统治时(公元前521-前485年)继续定都苏萨,修筑城墙,建造王宫,并建立完善的驿道,西通美索不达米亚直达小亚细亚爱琴海沿岸。这条帝国最大的干线,称“御道”。十九世纪中叶以来,考古学家在此发掘出公元前三千年埃兰王国以及公元前六到前四世纪波斯帝国的大批遗物。在王宫遗址中出土过一块记载宫殿建筑的古波斯语铭文板。
       公元前331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苏萨,但他的猝死让帝国分裂;该地在继业者战争后纳入塞琉古帝国治下。后来帕提亚兴起,并在前147年占据苏萨;帕提亚统治者习惯将泰西封作为夏都,而苏萨则为冬宫所在,苏萨便成了帕提亚帝国中与泰西封齐名的两座京城之一。罗马皇帝图拉真在公元116年从帕提亚帝国手中攻下苏萨,但旋因后方的反叛而被迫撤兵。至公元三世纪后的波斯萨珊王朝时期,苏萨仍是一座繁华的大城。
       苏萨在历史上至少有五次遭到毁坏。在前647年,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拔在入侵并破坏了这座城市,后重建;但是直到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大流士一世定都于此,苏萨才得以复兴。在公元224年,萨珊王朝的创建者阿尔达希尔一世征服和破坏了这座城市,但是后又修复。在公元339年,萨珊王朝的沙普尔二世以苏萨城是基督教中心而进行大规模破坏,后在374年迅速被修复。公元638年,伊斯兰穆斯林入侵该城时又遭受破坏,但是后来被修复;公元1259年,蒙古帝国旭烈兀的蒙古大军屠杀和毁坏了这座城市的水利灌溉系统之后,这座古老的都市便消亡了。




       约公元前4000年前半期,苏萨出现了最早的居址,称为苏萨A。其陶器以杯、钵等器形为主,器表呈淡黄色,其上用黑褐色颜料绘出几何化的水鸟、羊、蛇等动物、人物及波形、三角形、十字形、圆形等几何形纹饰,这种陶器被命名为苏萨Ⅰ,同欧贝德文化有较深联系。接着而来的苏萨Ⅱ式陶器,时代当前第3千年中叶,其器形、纹饰同乌鲁克文化、杰姆代特奈斯尔文化均有联系。在这里还发现了亚麻布、石印章、 铜器等遗物。公元前3000年末,苏萨是埃兰的首都,经常同美索不达米亚各国发生战争。公元前12世纪,埃兰人入侵巴比伦尼亚,把纳拉姆新战胜碑、汉穆拉比法典碑等珍贵文物劫运到苏萨。
       公元前5世纪,波斯兼并埃兰,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以苏萨为国都。他下令建筑苏萨王宫的诏令中,提到的宫廷建筑使用的材料来自十五个地区,从遥远的中亚和印度,到埃及和希腊。参加宫廷建筑的工匠,至少有五个民族的人。明确提到的建筑材料有十二种,只有碎石和砖坯大概是就地取材。可以说,为了建筑苏萨宫廷,大流士一世几乎动用了当时帝国的全部人力、物力、财力。王宫位于苏萨城北面的卫城之内,这座卫城建立在由人工建造的土丘上。它背靠流迪兹富尔河岸,比河岸高出三十三公尺,比市内其他地方高出六公尺,是一座十分坚固的城市。不过,这样坚固的卫城也没能抵住亚述人的凶猛进攻,王宫曾多次被亚述人毁灭。
       苏萨王宫的主要建筑工作是由巴比伦人完成的,因为他们有着丰富的建筑经验,擅长台基式的雄伟建筑。大流士一世的王宫,就建筑在巨大的人工台基上,面积约三万七千五百平方公尺,其中有一百一十个房间、走廊和大殿,面积约两万平方公尺。苏萨宫廷的全貌,今天已无从得知。现代考古发掘证明,它的雄伟壮丽远胜于大流士一世诏令所说。仅大流士一世的接见大厅,面积就有一万平方公尺,大殿的屋顶,由六列高达二十公尺的柱廊撑起,柱廊顶部装饰着牛头。根据发现的诏令,这个大厅使用了二十二个地区的人力、物力才得以建成。在苏萨宫廷的宫墙上,表面装饰着精美的上釉琉璃砖浅浮雕,上面有狮子、卫兵、公牛等彩色浮雕,这种琉璃砖浅浮雕,就是中国古代典籍中所记载的壁琉璃,它在当时是一种最高级的装潢艺术。宫墙在几个庭院周围,建造许多房子,还有廊柱建筑,整个宫殿把美索不达米亚和伊朗的建筑风格融为一体。
      苏萨宫廷经过大规模扩建之后,一直是古波斯帝国的王宫。国王大部分时间都在苏萨,政府机构也集中在这里办公。波斯帝国的赋税大概也交归苏萨的国库收藏。因此,在希腊人的眼里,苏萨肯定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城市,所以希罗多德才记载了这样一句话:“谁要是占有苏萨的财富,谁就可以和宙斯斗富。”公元前331年,亚历山大大帝占领苏萨,苏萨处于希腊文化的影响之下。不过这是在文学作品中出现这样的描述,夸张必然不可避免,况且那个时代的西方人大都喜欢把东方描绘成人间乐园,好像那里黄金遍地,财富无穷。实际当时的苏萨成,绝对算不上世界上最富裕的城市。
      波斯帝国灭亡后,苏萨在很长的时间里仍然是伊朗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并且取得了城市自治权。苏萨时期,苏萨居民起义反抗苏萨统治。苏萨在1259年经历了蒙古帝国的屠杀和毁坏后,这座古老的都市便消亡了,宫廷和居民住宅一起,都化为瓦砾,掩埋在黄土之下。
      这座曾经富庶繁华的城市,直到近代才被西方考古学家发现。1897年开始,由法国考古学者M.-A.迪约拉富瓦(1844~1920)、 J.de摩尔根(1857~1924)、R.吉尔斯芒等人发掘。公元1901年,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现存于法国卢浮宫)在此出土。世界遗产苏萨遗址包括自公元前五世纪晚期至公元十三世纪的数层叠加的城市遗迹。这处遗址是大部分已经消失了的埃兰人、波斯人和帕提亚人文化传统的特殊见证。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
       这片遗址位于伊朗西南扎格罗斯山脉南部,包括迪兹富尔河东岸的一片考古丘地和河对岸的大流士王宫殿,出土的建筑遗迹包括管理机构、住宅和宫殿等建筑物结构,苏萨遗址包括自公元前五世纪晚期至公元十三世纪的数层叠加的城市遗迹。这处遗址是大部分已经消失了的埃兰人、波斯人和帕提亚人文化传统的特殊见证。

       Located in the south-west of Iran, in the lower Zagros Mountains, the property encompasses a group of archaeological mounds rising on the eastern side of the Shavur River, as well as Ardeshir’s palace, on the opposite bank of the river. The excavated architectural monuments include administrative, residential and palatial structures. Susa contains several layers of superimposed urban settlements in a continuous succession from the late 5th millennium BCE until the 13thcentury CE. The site bears exceptional testimony to the Elamite, Persian and Parthian cultural traditions, which have largely disappeared.

       Situé dans le sud-ouest de l’Iran, dans la partie inférieure des monts Zagros, le bien comprend un ensemble archéologique s’élevant sur la rive orientale de la rivière Chaour, et le palais d’Ardeshir, sur la rive opposée du Chaour. Les monuments architecturaux révélés par les fouilles comprennent notamment des structures administratives, religieuses, résidentielles et palatiales. Suse présente plusieurs couches d’établissements urbains superposés, selon une succession continue s’étalant du Ve millénaire av. J.-C. au XIIIe siècle apr. J.-C. Le site apporte un témoignage exceptionnel sur les traditions culturelles élamite, perse et parthe, qui ont disparu en grande partie.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世界遗产名录伊朗之苏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