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7-11-30 23:32:35

千年敦煌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敦煌,地处河西走廊的最西端,是河西走廊汉文化、青藏高原藏文文化、西域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交汇处。不得不说,敦煌这个响亮的名字,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虽然现今行政建制上敦煌只是个小小的县级市,但世界文化遗产莫高窟却仍然令“敦煌”这个名字如雷贯耳。一座西北边城何以在历史的长卷中引人瞩目?今天的文章就从敦煌的地缘格局说起。车马相交错,歌吹日纵横敦煌地势南北高、中间低,自西南向东北倾斜。北面的戈壁与天山余脉相接,南面则是与祁连山相连的阿尔金山。连接着河西走廊与新疆的敦煌▼这种东西向走廊通道地形是河西走廊向西的延伸,但是这样的延伸也差不多止步于敦煌。西面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不易穿越的地形阻隔。其实河西走廊的延伸,严重依赖于祁连山的水源▼正是这样的地形,才成就了敦煌的诞生和它在古代社会的繁荣。向东经河西走廊可抵中原华夏文明的核心区域;向西,北穿戈壁可抵吐鲁番盆地和准噶尔盆地,西逾沙漠可到若羌、和田等南疆地域;南越阿尔金山可至青藏高原的柴达木盆地。这样的通道节点位置使敦煌成为了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丝绸之路的兴盛与衰落也深深影响着敦煌的繁荣与沉寂。汉武帝征服匈奴后,于元狩二年(前121年)在河西设置了酒泉郡和武威郡。汉元鼎六年(前111年),又将酒泉、武威二郡分别拆置敦煌、张掖两郡。西汉河西四郡(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莫高窟壁画:丝路上的商队▼后又从令居(今甘肃永登)经敦煌直至盐泽(今新疆罗布泊)修筑了长城和烽燧,并在敦煌设置了阳关、玉门关,以保证了丝绸之路的畅通。其中玉门关所扼守是西去吐鲁番的北路丝路通道,而阳关扼守的则是西去南疆的南路丝路通道。敦煌成为当时的中西交通的“咽喉锁钥”,被誉为“华戎所交,一都会也”。玉门关遗址▼阳关遗址▼两汉时期,中原王朝强盛时便从敦煌进击西域,受朝于西域各国;衰落时收兵于河西四郡,勉强维持着对少数民族的羁縻统治。敦煌能够成为丝路交通枢纽,除了有交通优势外,附近的绿洲农业条件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这座边陲小城的农业能够自给自足,还能满足来往军队商贾所需。敦煌的母亲河▼党河是维系敦煌绿洲的生命线,敦煌的大多数人口和农业种植区域也都分布在党河的冲积扇上。在古代,党河作为疏勒河的一条支流,与疏勒河的干流汇合后,流入敦煌西北方的哈拉湖。(而如今的哈拉湖早已干涸,党河和疏勒河尚未交汇,就因缺水而各自断流了。)干涸的哈拉湖▼东晋十六国时期,河西走廊上的前凉政权曾将治下一州的首府,设在敦煌。此时因少数民族南下,大量汉族人口向外迁,安定的河西走廊成为了他们的目标之一。河西走廊上的枢纽敦煌,于是像世外桃源一样迎来了大量迁入人口。这些迁入人口将中原的儒家文化、生产技术等也带至了敦煌。其中的一些谋士和将领帮助李暠于公元400年在敦煌建立了西凉政权。东晋十六国时期部分汉族南迁,部分汉族西迁(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虽然西凉政权十分短暂,但是能够支撑起一个地方割据政权,足见这一地区自成一体的经济实力。经过几百年的纷争,到了唐朝中前期,中原政府始终保持对西域的控制。敦煌在这畅达东西的丝路之上,尽享往来于交流带来的繁荣。北风吹云云四幕,岁尽穷阴苦寂寞安史之乱爆发后,唐王朝抽调西北军队前往平叛。来自青藏高原的吐番乘虚北上,将河西走廊和西域据为己有。吐蕃文化(藏文化)也为敦煌文化注入了一抹别样的色彩。大唐西域、西北军内调驰援吐蕃趁机入侵西域、河西走廊(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851年张议潮率众起兵赶走吐番驻军,归附唐朝。但是由于少数民族政权的阻隔,敦煌无法与唐统治区域直接相连通。孤独的敦煌于是在一百年的历史里,和中原王朝保持着气若游丝的联系,守望在丝路。通过与临近的回鹘和于阗联姻,敦煌人维持了安定的局面,直至被西夏占领。西夏据有河西走廊时,为北宋西向贸易造成了障碍。加上后来宋又战败于金,宋朝于是不得不加强海上丝绸之路贸易,而减少西北边境贸易。敦煌与西夏▼在蒙元帝国主持的一体化中,陆上丝绸之路仍然保持了一段时间。但出于各种原因的阻隔,陆上贸易通道的衰败几乎不可避免。元朝泉州海上丝路贸易的兴盛和后来西方寻找开辟新航路,都是陆上丝绸之路的替代品。敦煌的衰败在海洋时代,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结局。到了明清两代,敦煌进一步衰落。嘉峪关在明朝作为西部边境的崛起,标志着敦煌甚至失去了作为边关的价值,逐渐沦入荒芜。敦煌,成为了汉文化留在西部荒野的一块墓碑。汉代留下的废墟(公元前202年 - 公元220年)▼一旦衰败荒芜的基调定下来,这种趋势便几乎不可逆。即使清康熙年间对西北用兵,曾短暂提振过敦煌的农业经济,但这终究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闭关锁国的年代,期待贸易再开的敦煌,终究失望了。一部敦煌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陆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在海运还不可靠、陆上又没有势力阻断的年代,敦煌占据着中国对外的黄金通道。那时候的敦煌,是西部璀璨的明星。作为丝路枢纽的敦煌▼可是一旦陆上贸易受到军事压迫而禁绝,或是在大航海时代之后陆上贸易的重要性下降,敦煌马上就会陷入衰落。历史上这座城市的兴衰,规律之清晰令人咋舌。这一联系的指标,便是敦煌莫高窟。丝路繁华,营造就顺利;丝路荒废,营造就中断。这场绵延千年的营造工程,与丝绸之路的兴衰大有联系。曾经的富丽堂皇▼度迹迷沙远,临关讶月明解放后,随着玉门油田和酒泉钢铁厂的建设,玉门、嘉峪关作成为了西部的热点。而身处西北深处的敦煌却被人彻底遗忘。兰新铁路、连霍高速公路等重要的东西交通大通道都撇下了敦煌。被撇下的敦煌?▼但是坐拥丰厚历史遗产的敦煌不会就这样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曾经在开放中迎来兴盛的敦煌也会再次因开放而再次繁荣。善加利用现有资源,能让敦煌在今后的发展中获得更大的突破。首先是利用历史遗产发展旅游业。敦煌的多重文化特性,使之成为了很多已经消亡文明的保存地。不管是用作旅游还是学术考察,敦煌都还有很多潜力有待开发。早在20世纪初,莫高窟壁画、藏经洞的发现就吸引了海内外的探险者前往敦煌。尤其是国外学者和探险家,在那个时代对敦煌表现出来的兴趣远超国人自身。保罗·伯希和法国语言学家、汉学家、探险家,1908年前往中国敦煌石窟探险,购买了大批敦煌文物运回法国,今藏法国国家图书馆老馆。图为保罗·伯希和在藏经洞内▼敦煌壁画中的唐僧礼佛图▼但作为一个具备高度附属性的产业,旅游业和学术服务很依赖总体经济水平的高低。国穷民疲的年代里,这两个产业的发展难以形成气候。但在旅游业突然成为中国服务业金矿的今天,敦煌的价值一下子就浮现了。敦煌机场、敦煌支线铁路相继投入运营,拥有丰富旅游资源的敦煌,迎来了旅游业前所未有的大发展。敦煌机场▼莫高窟又一次上线▼2016年,敦煌第三产业总产值达到64.76亿元,占敦煌2016年全年生产总值的60.86%。敦煌的人均生产总值则达73987元,居甘肃省前列。以旅游业为核心的第三产业已经成为敦煌的经济支柱。旅游业的发展也促进了敦煌基础设施的建设。月牙泉▼二是利用阿尔金山、柴达木盆地的开采业,使敦煌的经济腹地得到延伸。柴达木盆地西北部油气资源丰富,但是生活环境恶劣,交通不便。在50年代油田开发初期开始,石油部门便选择以邻近的敦煌为出发基地。青海油田生活基地所在的七里镇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与敦煌市区沙州镇面积相当的城区。作为青海油田三个基地之一,敦煌比格尔木离油气开采区更近,比花土沟基础设施和自然条件更好。围绕柴达木盆地的三大基地▼敦煌的农业和服务业基础,使之能向南辐射阿克塞、肃北和柴达木西北地区。敦煌也成为这一地区向北向东的运输通道节点。敦煌简直是这一带绿洲的尽头▼已经通车的敦煌铁路和正在修建的格尔木敦煌铁路必将加强敦煌与这一经济腹地的联系。敦煌至格尔木▼三是扮演好甘肃省区域战略的支点角色。甘肃省在西北是枢纽性的省份,在整个西北的定位很高。位于甘肃最西陲的敦煌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是一个分界点。事实上,甘肃省也已经将敦煌列入全省八大节点城市之一。甘肃是中国西北的枢纽省份▼这个支点的真正意义和敦煌在古代丝绸之路起到的作用非常类似。敦煌介于新疆和甘肃之间,定位相对独立,进可以辐射周围落后地区、退可以做强自身。一旦新的甘肃省城镇规划落地,把酒泉、嘉峪关两市并入,敦煌的发挥空间会更大。一个新的敦煌,正追寻着它昔日的辉煌。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千年敦煌对中国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