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9-1-21 09:52:06

通往西藏之路,有多难?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在中国有一种公路叫“天路”它们沿途海拔极高仿佛可以与天相接
截止2017年底全国公路里程达到477.35万千米几乎能绕赤道120圈但其中能被称为天路的却少之又少且大部分都集中于青藏高原之上▼青藏高原的公路,摄影师@山风这里平均海拔4000米气候寒冷、空气稀薄、地质复杂注定着每一条道路的修建都将困难重重
I
上天入地
1950年的中国持续100多年的纷乱刚刚平息边疆亟待建立全新的防线而此时的西部边疆只有西藏还未解放可是自古以来通向西藏的道路却是▼出自1930年《西藏始末纪要》“乱石纵横、人马路绝、艰险万状、不可名态”正因如此不仅军队难以进入粮草也难以供应为了有充足的力量保卫边防一条入藏公路的建设迫在眉睫于是在“一面进军、一面修路”的号召下“入藏第一路”正式开工而这一修就是整整4年
最终2255千米的道路全线贯通是为康藏公路
康藏公路东起雅安、西至拉萨一头是海拔几百米的人间天府一头是高4000米的仙界高原然而数千米的高差并非最大的阻碍若要自东向西进入西藏纵贯南北的横断山才是真正的天堑▼若从雅安前往拉萨,必先穿过横断山区,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位于我国西南部的横断山如同大地的褶皱
七条南北走向的山脉东西并列主脊线间平均仅有约100千米海拔3500米以上的高山和极高山更是占总面积的73%▼横断山区,图中为大渡河,摄影师@曹铁在四川盆地边缘大山已陡然耸立于眼前成为公路沿途的第一道关卡这就是二郎山其最高海拔与山脚下的天全县相差近2500米远比大名鼎鼎的五岳更加巍峨▼“二郎山,高万丈”,下图为站在二郎山垭口遥望远方山脉,摄影师@小蜗牛不过这仅仅是康藏公路的“开胃小菜”翻越二郎山后公路将到达海拔1330米的泸定随后再直上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口这才正式来到崇山峻岭的世界▼折多山口,属于横断山脉中的大雪山脉,摄影师@姜曦
全程最为艰险的莫过于沙鲁里山脉的雀儿山口这里海拔5050米是川藏公路的最高点空气稀薄、白雪皑皑冬季气温可达到零下20-30℃60余年前的筑路部队用了近3个月的时间才得以劈山开路、越过山口▼雀儿山口,摄影师@黑桃老K(请横屏观看)
抵达雀儿山时康藏公路已穿山越岭600余千米然而随后的数百千米路程内他念他翁山的业拉山口(4658米)伯舒拉岭的安久拉山口(4475米)正静静等待着人们的到来▼业拉山上陷入冰雪的车辆,摄影师@曹铁重重山脉间更有六条大江穿行其中流水侵蚀、千沟万壑▼澜沧江峡谷,摄影师@胡澍
在沙鲁里山和芒康山之间作为横断六江中水量最大者金沙江声势浩大、逶迤南行公路则在谷底跨江而过▼金沙江,拍摄于今四川甘孜石渠县,摄影师@梦旅人他念他翁山和伯舒拉岭间是奔腾咆哮的怒江这里峡谷幽深、水流湍急60多年前为了架桥跨江施工队与湍急的水流奋战近4天才终于将施工便桥的钢索送至对岸▼水流湍急的怒江,摄影师@在远方的阿伦
从高耸的山口到深邃的河谷上下来去之间高差可达数千米在没有穿山隧道的时代公路往往只能“就地爬行”在陡峭的山坡上曲折盘旋▼怒江72拐,亦称“川藏99道弯”,位于邦达至怒江的途中,摄影师@李珩
总而言之高山峡谷在这里依次展布跨越其间的康藏公路沿程高度差异之显著、海拔变化之迅猛如同连续不断入地上天▼翻越马尼干戈的车队,位于今四川省德格县,摄影师@曹铁  
然而即便走出横断山区康藏公路的艰难仍未结束1952年修至西藏昌都的康藏公路转头向南选择了经波密、林芝抵达拉萨的路线▼车队经过林芝-波密段,旁边是帕隆藏布江,图片来源@路虎中国虽然南部的气候更加温和便于就地取材和施工但这也意味着公路还要翻越海拔4728米的色季拉山口以及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并经过多个地震区及不良地质段▼色季拉山口和远方的南迦巴瓦峰,摄影师@贾纪谦
诚然,这个决定十分艰难但为了惠及更多农业人口便于靠近边境、巩固国防经贺龙、刘伯承、彭德怀、邓小平和毛泽东等人的层层批复
才最终确定了康藏公路的骨架并于1954年底正式通车▼选择了“困难模式”的康藏公路,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道路竣工的第二年随着西康省的撤销康藏公路的名字自此成为过去耳熟能详的“川藏公路”应运而生起点也从雅安变更为成都而紧随其后公路南线建设的大幕也轰轰烈烈地拉开南线道路不再向北绕行而是从新都桥持续向西在雅江跨越大江在理塘翻越高山▼理塘剪子湾山口,摄影师@梦旅人经竹巴笼大桥进藏(就是前不久被堰塞湖洪水冲垮的那座桥)并在邦达与康藏老路汇合同线共通拉萨▼邦达附近路段,摄影师@曹铁而在拉萨的西侧公路建设同样如火如荼为了攀登世界最高峰一条珠峰专项公路落成它从日喀则经定日县一头钻进喜马拉雅山脉直达珠穆朗玛峰北麓▼珠峰公路,摄影师@姜曦
另一条则在定日县与珠峰公路分道扬镳它将跨越6座大山、数条河流在珠穆朗玛峰群和希夏邦马峰之间飞旋而下直至中国-尼泊尔边境的樟木口岸被称为中尼公路▼中尼公路,摄影师@小强先森
川藏南线和中尼公路前后相连可从成都一路直达中尼边境这条道路沿程风光密集在今天尤其声名显赫人们称之为“国道318”▼G318成都-樟木段,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即便是周边名不见经传的乡镇小路都足以令人瞠目结舌▼由理塘向北,前往措卡湖的公路,摄影师@梦旅人
而曾被康藏公路放弃的北线方案
也再度被提上日程随着昌都-那曲、成都-炉霍路线通车又一条连接川藏的公路落成它同样贯穿横断山脉是为“国道317”▼G317成都-那曲段,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两条国道自东向西将西藏腹地与四川紧密相连而在北方的青海省同样有一条著名的运输动脉它虽不似川藏公路跌宕起伏但却仍然充满艰难险阻全程困难不断

II
冻土天路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全线建成通车“有昆仑山在,铁路永远到不了拉萨”的时代彻底地成为了历史而在它身旁并驾齐驱的则是服役半个多世纪一度负担着80%进藏物资运输的青藏公路▼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摄影师@邹小庆这条公路南抵拉萨北至青海格尔木向东可到达西宁沿程翻越昆仑山、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三大山脉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
如果说川藏公路如同上天入地那么青藏公路可谓名副其实的“修在天上的道路”▼G109格尔木-拉萨段,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
从格尔木南行至昆仑山口一路海拔上升近2000米是全程高差最为显著的一段而此后的近1000千米路程中地表最大起伏仅有约800米丘陵谷地遍布几乎一望无际▼陈毅翻越昆仑山和唐古拉山时的描述“地大势高无险阻,到处川原一线平”
只有连绵的雪峰、无人的旷野、稀薄的空气时刻提醒着人们这里还是世界屋脊▼地势平坦的青藏公路沿线,摄影师@田捷砚(请横屏观看)
越过昆仑山向南公路将穿过一片广袤的荒野人们称之为可可西里在宽浅的谷地中发源于雪山的流水时分时合如同姑娘的发辫其宽度可达数十米▼沱沱河,摄影师@姜曦
在这里,公路将依次跨越楚玛尔河、北麓河、沱沱河以及尕尔曲而它们最终将在下游汇聚成为一条家喻户晓的大河那便是长江▼青藏公路在唐古拉山附近穿越河流,摄影师@CrazyWolfkin
唐古拉山以南也同样如此公路穿越藏北高原跨越怒江和雅鲁藏布江等多个水系最终抵达拉萨▼青藏公路将从左前方处到达拉萨,摄影师@小风
虽然青藏公路全线起伏平缓不必再穿越一众高山深谷但它面临的最大挑战实则在地表之下
青藏高原终年寒冷岩土温度常低于0℃其中的水分也冻结成冰成为冻土▼岩土中的水分冻结膨胀导致地面隆起,成为冻胀丘,摄影师@万瑞尤其在广袤的可可西里一带沿线海拔均在4500米以上下层岩土常年不化、坚硬无比厚度可达100余米是为多年冻土区而随着海拔或纬度的降低岩土冬季冻结、夏季完全消融成为季节性冻土区
▼青藏公路沿线冻土区分布,参考中科院高寒网《青藏高原冻土分布图》,有简化,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
即便在多年冻土区上层冻土也会发生融化和冻结于是在冬季岩土膨胀、地面隆起而在夏季冻土融化、路基沉陷严重时甚至如同一团稀泥成为筑路工程的最大难题不仅如此公路路面吸收、积聚热量则会加重冻土融化黑色沥青路面的影响更为严重路面变得坑坑洼洼、高低起伏车行其上颠簸异常常被人们称为“搓板路”▼受冻土影响坑洼不平的路面,摄影师@邹小庆于是人们只能想方设法为土地“降温”从抬高路面到改变路基材质或结构▼加高的路面,摄影师@邹小庆
再到加装热棒散热降温
▼热棒,一般地下8米,地上4米,具有高效的传热特性,能降低冻土温度,摄影师@季康又或者直接以桥代路
减少路面向地下传递的热量▼青藏公路通过通天河,摄影师@仇梦晗然而不幸的是冻土仅仅是众多难题之一青藏线全程跨越多个地震活动带大震、强震毫不罕见2001年11月昆仑山口附近发生地震强度可达8.1级之高滑坡、泥石流更是屡见不鲜尤其在念青唐古拉山一带虽然当雄草原牛羊遍野、平静安详▼当雄草原,摄影师@YCC
但在不到100千米外的羊八井地区道路两侧雪峰夹持海拔大多都在6000米以上最为高耸的念青唐古拉峰海拔更是高达7162米似乎巨石泥流随时都能倾泻而下▼羊八井附近峡谷,摄影师@邹小庆也正因为困难重重仅用一年就通车的青藏公路前前后后历经了2次改造、2次整治用了近50年的时间才终于达到全程二级公路标准▼青藏公路,摄影师@邹小庆(请横屏观看)
如今随着青藏铁路的建成公路铁路交织错落、同线并行而在不远的将来京藏高速也将沿相同的路线抵达拉萨成为高原上新的工程奇迹届时三条道路齐头并进的场景将是三个时代最为鲜明的印记

III
边境长城
1951年8月3日新中国第一支先遣部队历尽艰难终于进入位于西藏最西侧的阿里地区标志着西藏全境和平解放
然而这里群山环抱、土地荒芜人们大多以游牧为生即便是今天的噶尔县(阿里行政公署驻地)与拉萨仅直线距离就超过1000千米如同哈尔滨之于北京在没有公路的年代从拉萨向这里运输物资往往只能依靠牦牛和马匹全程耗时可达一月有余▼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
而新疆南部的城镇相对近多了不管是到和田县还是叶城县直线距离都仅有500-600千米但若由新疆入藏横亘中间的昆仑山和喀喇昆仑山将是两道无法回避的天险如遇大雪封山、洪水泥流则更是寸步难行▼白雪皑皑的昆仑山,摄影师@小强先森
极其闭塞的交通让驻守阿里的骑兵队时常断炊断粮
戍卫边境显得异常艰难建设一条可供行车的运输命脉势在必行
于是在川藏、青藏公路通车两年后这条连接新疆和阿里地区的道路正式开工工程队顶风冒雪、劈山开路仅用18个月的时间便打通了这条边疆生命线全程共1179千米▼新藏公路上的运输车队,摄影师@小队长(请横屏观看)3年后公路继续向拉萨方向延伸在拉孜县和中尼公路相连终结了新疆-阿里-拉萨三地遥遥相望的历史人称新藏公路公路全程沿边境蜿蜒而行距离国境线最近时仅有约30千米如同一条绵延千里的边境长城其战略地位不言而喻▼新藏公路全程和国境线,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
然而新藏公路的修建并非一帆风顺它在昆仑山脉翻越10个雪山达坂(蒙语,意为山口)
海拔4000米以上的路段915千米超过5000米的路段也达到130千米堪称“天路中的天路”▼新藏公路,摄影师@陈建平(请横屏观看)
公路起点位于新疆叶城县此处海拔仅为1480米而沿途行进不到100千米公路便开始骤然爬升直至3250米的库地达坂其地势险要被誉为第一道“鬼门关”▼“库地达坂险,犹似鬼门关”,摄影师@小强先森从昆仑山到喀喇昆仑山是公路全程最为险峻的一段
4900多米的麻扎达坂、黑卡达坂▼“麻扎达坂尖,陡升五千三;黑卡达坂旋,九十九道弯”,摄影师@小队长5000多米的奇台达坂、界山达坂▼“界山达坂弯,伸手可摸天”,摄影师@柳叶刀
以及高达5378米的红土达坂均集中于此
每一个都足以令人心惊胆寒▼红土达坂是中国最高的国道公路山口,摄影师@小强先森
离开喀喇昆仑山区则来到较为平缓的地带从噶尔县起新藏公路在冈底斯山和喜马拉雅山的夹缝中持续穿行途经一众神山脚下串起大大小小的山间谷地▼冈仁波齐,摄影师@雁海全程翻越12座山、跨过8条河才终于抵达日喀则的拉孜县▼公路途经拉昂错附近,下图为新藏公路相连的省道,远处是海拔7694米的纳木那尼峰,摄影师@刘兆铭此外绵延巍峨的山脉更是阻挡了从海洋袭来的潮湿空气于是山脉之后的地区变得格外干旱年均降水量最低仅有约50毫米与巴丹吉林沙漠一带相当▼阿里札达县附近,由于气候寒冷而干燥,地表植被稀少,摄影师@小强先森
干旱形成了干燥疏松的粉土极不适于修筑路堤加之冻土融化、边坡坍塌让新藏线的修建尤为艰难1957年打通的新疆-阿里段路面以简易砂砾铺就最窄处仅有2.5米经过前后40余年的改造才终于达到四级公路标准▼新藏公路曾经简易狭窄的路面,摄影师@阿杜直到2013年10月新藏公路完成柏油路面改造全程全年均可通行成为一条名副其实的国家级公路▼改造后的新藏线,摄影师@张扬的小强IV
不凡之路至此与西藏相邻的新疆、青海、四川都已修通连接西藏的国家级公路最后一个邻省同样任重道远
这条滇藏公路沿着横断山自南向北缓慢攀升沿途的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每一个都人气高涨、游人如织充满烟火气息▼公路穿过大理的村庄,摄影师@阿杜
但它同样有“高冷”的一面或是途经雪山脚下▼经过梅里雪山脚下的滇藏公路,摄影师@山风
或是掠过大河边缘▼金沙江大拐弯,摄影师@李贵云
在德钦附近翻越芒康山-云岭一脉后则进入坡陡谷深、滑坡频发的峡谷和澜沧江并排而行▼在澜沧江峡谷行进的滇藏线,摄影师@高承(请横屏观看)
滇藏公路实际施工期高达11年半最后在芒康与川藏南线汇合成为国道214的组成部分▼芒康以南为滇藏线部分,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
当5条国道主动脉相继落成再加上穿越众多高原海子的黑阿公路
▼黑阿公路从那曲(旧称黑河)至阿里噶尔,公路向南可到达纳木错,摄影师@姜曦  以及多条通向国境线的省道公路▼丙察察公路察瓦龙至察隅段,摄影师@邓飞
西藏地区的公路交通网络
正式形成“两横三纵六通道”的格局
▼制图@赵云鹏/星球研究所
如今回想起来距离康藏公路凿开第一块路石已经过去了近70年这数十年里全国的交通工程高歌猛进尤其在人口密集的中东部地区从国道到高速、从动车到高铁其发展可谓日新月异而在这片世界屋脊上几乎每条道路都不得不跋山涉水、披荆斩棘修建过程异常缓慢而艰辛▼车队途经怒江峡谷,道路如同嵌在岩壁当中,图片来源@路虎中国然而也正是这些“修在天上”的道路
让西藏彻底告别了人背畜驮的时代将藏区与全国各地紧密相连在中国乃至世界公路史上都堪称不凡之路▼通向班公错,摄影师@向文军截止至2017年底西藏公路里程已达到89343千米它们盘旋在雪域高原上不论是沿途的风景还是背后的故事都值得人们去发现和探寻2018年秋分之际由路虎发起的标杆级品牌体验活动“发现无止境-秋分之旅”便选择了这里▼制图@张靖&赵云鹏/星球研究所从西藏林芝出发沿国道318和国道214途经芒康、德钦、六库最终抵达云南腾冲全程2133千米雪山、峡谷、江河尽收眼底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P.S. 编辑团队:王昆,余宽,张天尧;审校:风沉郁P.P.S. 本文主要参考文献:西藏地方志编委会《西藏公路交通志》,西藏交通厅《西藏公路交通指南》,王治华等《青、甘、川、滇进藏公路、铁路沿线地质环境遥感调查》等
P.P.S. 星球研究所长期招聘地理、地质、城市规划、天文、历史、考古、生物、建筑等各领域撰稿人,以及视频编辑、设计师、图书策划、商务策划等,请在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 The End ...星球研究所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通往西藏之路,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