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C 发表于 2019-3-28 20:51:12

深度回归西湖作为世界遗产的公共属性

夏攀 西湖百晓生
一近日,重新编制后的《西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下称《总规》)开始在西湖博物馆(南山路89号)进行社会公示,广泛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让广大市民参与到西湖的保护中来,这本身体现了西湖世界遗产“问计于民”的保护理念,亦是凸显世界遗产“公共性”的题中之义。《总规》中引发广泛讨论的是:西湖景区内部道路将分为三种功能,包括公交慢行专用路、景区支路及干路。其中,北山路、杨公堤、南山路(杨公堤-玉皇山路)、孤山路成为景区公交慢行专用路,这四条公交慢行专用路,形成了一个“环湖慢行圈”。慢行,即在特定时间段内,这些路段只能通行景区内部公交或慢行(自行车、步行)。《总规》还指出,景区支路也不建议通行过境型城市公交线路。简单来说,除了景区干路外,公交慢行专用路和景区支路,在特定时段,或将不再通行过境型城市公交线路。总得来说,支持《总规》的不在少数,但也有部分专家和市民对此表示了不同意见。首先是必要性问题,有人认为景区道路拥堵的时间是在特定季节,在全年中占比不高,没必要限制城市过境交通车辆;其次是有人认为此举侵害了市民游客自驾游游览西湖的权利。二世界遗产是公共的资源,其核心就全民共同享有世界遗产的权益,世界遗产具有公共性和公益性的典型特征。在我国大部分世界遗产地是实行“围墙售票”的模式,这一模式在一定程度限制了游客数量,具有更好保护世界遗产的积极意义。但广受诟病的是,部分世界遗产门票价格过高,增加了市民游客多次深度欣赏世界遗产的门槛,这本身与世界遗产的公共属性相违背。早在本世纪初,西湖启动申遗工作以来,回归西湖的公共属性成为决策者们思考的一个核心问题。2002年的十一黄金周,西湖南线的涌金公园、柳浪闻莺、学士公园、长桥公园等四大公园以及中山公园等13个景点率先免费开放,拉开了“免费西湖”的帷幕。接下来的十年间,政府“建一处免费开放一处”的承诺也逐步兑现,到2012年止,环西湖的所有公园绿地仅郭庄因容量有限,需门票杠杆控制游人外,所有的公园绿地都免费向游客开放,免费景区面积,达到了5000多公顷。从2014年开始,杭州开展整治“会所中的歪风”行动,对设在风景区、公园、古迹等的各类会所依法予以关停。在“还湖于民、还园于民、还景于民”行动中,杭州西湖景区公园内共关停30 家高档经营场所。曾经只有高消费的特定人群才能走进的高档会所,现在也普遍向一般市民开放,西湖真正成为了人民的西湖。三西湖全面免费开放以来,游客量不断增加,与免费开放前的2001年相比,近年西湖的游客数量增加了数倍之多,这很好体现了西湖回归公共的决策初心,但由此带来的问题也开始逐渐显现出来。大家抱怨最多的就是景区的交通问题。在一些法定假期或者旅游旺季,北山街、南山路等处,车辆行进速度慢如蜗牛,堵在车上,望着西湖直想让人唱:“西湖的水,我的泪。”西湖景区范围之内,文物古迹遍布,值得细细品读的景点多不胜数。因为交通的问题,导致游客无法轻松从西湖的一个景点快速到达另一个景点,好不容易欣赏完保俶塔,眼巴巴看着雷峰塔,心向往之,而不能至。无奈之下,只能走光观花,点到即止。最终的结果是,世界遗产的公共性,从量上得到了体现,从质上却无法体现。这种公共性,还真能算是粗放的公共性。四有人误读《总规》,认为建立“环湖慢行圈”,就是建立封闭圈,限制大家进入。这是完全不对的,限制部分车辆进入,恰恰是让更多人可以方便进入。这也是西湖一直以来延续的公共性思路。笔者认为,《总规》中关于建立“环湖慢行圈”的规划,就是从“质”上提升西湖公共性的有效措施,逐步弱化西湖景区道路的城市过境交通功能,就是回归西湖作为世界遗产的价值属性。也许今后在某些时段,大家没办法自驾游览西湖了。但从总体上,将有更多市民游客,可以慢下来,细细品读西湖文化遗产的价值。西湖景区千百年来,多少文人雅士、英雄志士留名期间,为西湖积累了丰富的精神文化内涵,这也是西湖在2011年能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原因。当景区交通顺畅,大家可以乘坐景区慢行公交,轻松转换景点的时候;当大家可以不再忍受汽车尾气排放和噪音的时候,我相信,更多人可以更高品质欣赏和吸收西湖的文化价值。那时的西湖,才真正是你的西湖,西湖世界遗产的公共性才能得到更深度的体现。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深度回归西湖作为世界遗产的公共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