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佛教密宗曾经的世界传习中心:唐代长安青龙寺

2021-12-19 19:01| 发布者: IICC| 查看: 206| 评论: 0

摘要:   佛教是丝绸之路文明交往史上,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宗教,而唐代长安的青龙寺更是当时佛教八大宗派之一密宗的祖庭,见证了印度佛教衰亡后中国作为一个佛教传习中心的历史地位,在古代和现代中外文化交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980年代在唐代青龙寺遗址上建立了青龙寺遗址博物馆,成为西安重要的丝路文化纪念地。  印度佛教衰亡与中国佛教传习中心地位的确立 ...

  佛教是丝绸之路文明交往史上,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宗教,而唐代长安的青龙寺更是当时佛教八大宗派之一密宗的祖庭,见证了印度佛教衰亡后中国作为一个佛教传习中心的历史地位,在古代和现代中外文化交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980年代在唐代青龙寺遗址上建立了青龙寺遗址博物馆,成为西安重要的丝路文化纪念地。

  印度佛教衰亡与中国佛教传习中心地位的确立

  佛教大约在东汉传入中国,经魏晋南北朝大规模佛经译介阶段,唐宋时期进入中国化阶段,大乘佛教各宗派纷纷建立,例如智顗创立的天台宗,吉藏创立的三论宗,玄奘和窥基创立的法相宗,以及律宗,净土宗、禅宗等。公元八世纪,善无畏、金刚智、不空等祖师将印度的密教传入中国,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汉地密宗佛教——唐密。当时几代帝王都对不空十分优礼,并以官爵相笼络,这样形成了王公贵族普遍信仰密宗的风气。不空弟子惠果传承了不空祖师的法脉,同时掌握 “金刚界”和“胎藏界”两部法门,提出了唐密的“金胎不二”理论。至中唐,唐密的影响达极盛时期,并远远超出唐本土。不空大师之后,印度佛教的发展进入末期,密宗的传播中心从印度开始转移到中国,因此唐代中国为印度保存下来了众多佛教资料和文物。经过创新的中国佛教也开始回传印度,促进印度佛教的发展。

  当时中国的惠果大师是密宗最权威的大阿阇梨(意为“规范师”,对佛教密宗高僧的尊称),他主持的青龙寺就成为密宗的传习中心。日本、新罗、爪哇等国僧人都曾来青龙寺学习密宗。在青龙寺密宗教派传承表中,有多达10位高僧来自诃陵、新罗、日本等地。日本是其中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国家之一,有大量学习僧到青龙寺研习密宗。因此,青龙寺对日本的佛教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据史载,从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年)到唐昭宗乾宁八年(894年),日本派出的遣唐使节达十九次之多。许多留学僧侣也随使入唐求法。其中,空海大师是日本入唐学问僧中影响最广、地位最重要的宗教人士。

  中国佛教密宗传入日本与近代日本密宗的回传

  空海在唐德宗贞元二十年(804年)时随第十七次遣唐使入唐。805年5月,空海入青龙寺拜长安佛教界颇有影响的密宗高僧惠果和尚为师,研习密宗。师徒二人虽相处仅一年有左右,但惠果对空海十分器重,付法殷切。空海先后习得惠果两部嫡传密宗大法“金刚界”和“胎藏界”。806年,空海回到日本,盛弘佛教,在京都东寺和歌山县的高野山建立“根本道场”,依据密宗建立了日本佛教真言宗。空海在传教的同时,把中国的文化带入了日本,受到了日本朝野各界的崇仰。空海从中国带回日本的经论合计216部,416卷,还包括惠果交给他的部分来自印度的遗物。这些文物是研究中日文化史的珍贵资料。在空海入唐先后,有六人也先后入青龙寺拜师学法,成为密宗教派的高僧。他们带回了大量来自唐朝的经卷、佛像、医药、书法、碑铭拓本、诗文集、天文历法等,这些“对日本文化的发展必然给与清新的刺激”。

青龙寺遗址博物馆中的空海纪念碑

  835年,空海圆寂,被日本天皇追赐“弘法大师”谥号。空海将唐朝密宗传入日本引发了日本的密宗热,也同时帮助中国保留了唐密。晚唐时,密宗衰微,元代之后,唐密几近中断。与此同时,印度的佛教也几乎灭亡。民国时期,前往日本的中国学者发现了日本保存了大量在中国早已失传的唐密教礼、经典和仪式,日本的密宗法师又开始帮助中国学者传习密宗,这为中国社会重新接触和认识密宗发挥了重要作用。可以说,印度、中国、日本通过海丝和陆丝共同见证和参与了佛教的发展,并互相传入、发展、保存、反哺,书写了丝路宗教交流史不朽的诗篇。

  青龙寺遗址博物馆作为中日佛教友好交流的见证

  唐代的青龙寺在北宋时被毁,后逐渐淹没在历史之中。明清以来,地志资料多以附近的石佛寺为青龙寺,以致近代以来大量日本高僧和宗教人士到石佛寺朝圣。1963-1979年,经过了多次的探査和发掘,才确定了唐代青龙寺的地点和建筑面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佛教领域的交流成为中日人文交流的先导,当时日本各佛教宗派到中国参观访问其祖庭所在,例如天台宗、临济宗、密宗等。由于真言宗(密宗)在日本的重要影响以及空海在日本佛教史和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青龙寺成为中日佛教交流的焦点。

青龙寺遗址博物馆

  1979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前川忠夫先生来西安访问时提出建设空海纪念碑的设想。1981年,中日两国建立空海纪念碑委员会,并达成了《协议书》和《备忘录》,在保护青龙寺遗址的基础上建设空海纪念碑。日本资助了近1亿日元的工程款,并赠送了近127件有关空海的资料。此外,1981年,日本真言宗代表团在访问中国时又提出了建设惠果、空海纪念堂的建议,日方再次资助1亿3千多万日元,在修复青龙寺四号遗址东塔院的同时,增建纪念堂。

  今天的青龙寺遗址公园,由“惠果、空海纪念堂”、空海纪念碑、青龙寺出土文物展室等仿唐建筑构成。寺院中还绘有名人壁画和碑刻遗存,例如刻于唐元和六年《唐青龙寺大悲陁罗尼咒》,曹昉正所写的《唐青龙寺佛顶尊胜真言碑》,柳公权所写的《唐护国寺观音院记》等。此外,青龙寺正好位于乐游原之上,从古至今诸多诗人曾在此留下自己的篇章。在樱花树下,感受中国诗词歌赋的魅力,体会中日一千多年的宗教交流历史,倾听僧人悠长的诵经,这一切巧妙的结合让调研团队深切地感受到了历史的沧海桑田与文明的博大精深。

  青龙寺遗址公园,反映的不仅是历史上中日活跃的文化交流,更表达了中日两国对共同先贤的无限怀念和深切敬意,是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历史见证和未来象征。此外,青龙寺的盛衰,也反映着中国密宗教派发展与衰微的全过程,在中国佛教史上占着重要的地位。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