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巴什佛寺的美丽传说

2016-4-27 23:53| 发布者: coolcool| 查看: 1135| 评论: 0|作者: 朱明俊

摘要:   展开新疆地图,位于天山以南中部的库车,314国道由东至西穿越而过,国道217线穿越天山经库车越过沙漠直达和田。314和217两条国道的交叉点上,正是今天的库车,也就是古丝绸之路上的著名古国——龟兹。2013年12月 ...
                        
737EFBEE3DB74893901601DBAD5B2ACD.jpg

6950B4C490FA4BA39EB18336E9605757.jpg

B2AFA93928BB49FE862F924D18120153.jpg
  展开新疆地图,位于天山以南中部的库车,314国道由东至西穿越而过,国道217线穿越天山经库车越过沙漠直达和田。314和217两条国道的交叉点上,正是今天的库车,也就是古丝绸之路上的著名古国——龟兹。2013年12月24日,记者走进了这个充满传奇和幻想的丝路古城,在库车博物馆维吾尔族讲解员和库车县外宣办干部索善武的带领下,充分领略丝路文明的辉煌,探寻龟兹文化的真谛,尽享佛教艺术的美妙,体验遥想当年灿烂的西域文明。
  克孜尔尕哈烽燧
  库车在维语中有人译为“十字路口”。如果说古丝绸之路进入新疆有三条线路,库车就是连接这三条线路的焦点,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库车非常辉煌的历史地位,它就是中国西域举足轻重的大国,位于丝绸之路的枢纽地段,是西域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的龟兹古国。介绍说,库车是古代龟兹国的国都,她曾是西域36国中的大国,也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处重要商埠,文物遗存相当丰富。东汉时曾在此设立西域都护府,到唐代改设安西都护府。龟兹国最强盛时,疆域东到库尔勒,南至塔克拉玛干,西到巴楚,北至天山腹地。作为龟兹国的国都,库车一直是塔里木盆地北边乃至整个南疆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
  为了体验库车在古丝绸之路上的辉煌,第二天记者来到位于库车县以北约十几公里处的克孜尔尕哈烽燧。
  索善武介绍说,“克孜尔尕哈”意为“红色的哨卡”,约建于西汉后期,当时烽燧遍布于西域的各个绿洲和戈壁中。据说当时如果库车有军事情况,3天内就可通过烽燧把信息传递到长安,保证了汉王朝对西域军事上的管理和控制,同时也保证了西域与中原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上的联系,更促进了古代丝绸之路的畅通与发展。在现存的烽燧中,克孜尔尕哈烽燧是保留最完好的一座。
  孜尔尕哈烽燧的四周是一片比较平坦的黄土地,烽燧平面呈长方形,下粗上细,由基底向上逐渐收缩呈梯形,残高尚有十五六米。烽燧主体系夯土所筑,东西底长约6米,南北宽约4?5米。烽燧上部以木柱为骨架,每层间距约1米,顶系土坯垒砌,木栅残迹尚存。由于长期风化,端部区呈凹陷状,形成一大槽。
  因为烽燧所处地是一个风口,烽燧南面已被风吹出凹槽,旁边是一条宽阔的季节性的河床,河水的冲刷距离烽燧不远的河岸十分陡峭,远远望去克孜尔尕哈烽燧屹立在河岸边上,就像两个并肩站立的哨兵。
  如果说克孜尕哈烽燧留给人们的是对远古的遐想,那么,苏巴什佛寺遗址则是龟兹古国的辉煌见证。
  苏巴什佛寺遗址
  关于苏巴什佛寺,玄奘所著的《大唐西域记》里介绍了它的位置及规模。按照现在的方位,佛寺就位于库车县城东北约20公里的库车河出口两岸,分东西两寺。据说以前东西两寺几乎是连在一起的,由于库车河水的冲刷,现在东西两寺相距大约一公里。寒冬里的佛寺遗址披挂着冬日的残雪,历尽沧桑的斑驳墙壁,印证着历史的痕迹,一片片断壁残垣,让人心生无限悲壮之感,想象当年东西佛寺的宏大规模。
  史料记载,苏巴什佛寺始建于东汉时期,隋唐盛极一时。在唐贞观二年(公元628年)时,玄奘前往印度取经时经过这里,并在此滞留两个多月。再后来,唐安西都护府转移到龟兹后,作为当时佛教中心的苏巴什佛寺一时间云集大量内地高僧,寺院佛事兴隆,烟火不绝。盛景一直持续到唐代晚期,后遭战火焚毁,佛寺渐趋衰落,到宋元时期最终被废弃。
  为了保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历史遗存,苏巴什佛寺遗址和克孜尕哈烽燧都被列入了中哈两国联合申遗项目,库车县按照申遗要求积极做好各项准备工作。记者在苏巴什佛寺遗址正巧遇到了库车县文物局利用冬季对讲解员进行培训。讲解员们向记者讲述了苏巴什佛寺的故事。
  “苏巴斯佛寺虽然被废弃了,但遗留下来的大量断壁残垣还是能显示出这座佛寺曾有过的辉煌。”讲解人员介绍说,“苏巴什佛寺遗址总面积约18万平方米,是新疆地区迄今发现的最大的佛寺遗址。东寺依山而筑,寺垣已毁,寺内有房舍和塔庙遗迹,全系土坯建造,墙壁高的可达10余米,有些还有重楼,设有台阶供人上下。西寺建筑也非常多,主要以三座佛塔遗址和南部寺院为主,其中北塔分布有佛洞,内部残存有壁画和龟兹文题记等,非常珍贵。”
  在苏巴什佛寺接待室里,记者看到一幅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外形像毡房的物件。讲解员指着照片说,这是20世纪初期,日本的一个探险队在苏巴什佛寺西寺内挖掘出的一个舍利盒。整个盒体由红、白、蓝三种颜料和金箔包裹着。一个偶然的机会,持有舍利盒的日本人发现在脱落金箔的背后有线条和色彩露出,当他剥离金箔后,居然发现了一幅完整的大型龟兹乐舞图。此发现曾震动日本学术界,同时也为消失已久的龟兹乐舞提供了宝贵的研究资料。但可惜的是,现在这个珍贵的舍利盒还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此外,1907年,法国人也曾在这里发现一个圆形舍利盒;1958年,北京大学的黄文弼教授在西寺发掘出大量陶器、铜钱、铁器、木简、经卷等……所有这些新发现,都表明这一组建筑,早在东汉即已存在,唐代最繁荣,是龟兹王国内著名佛寺之一。
  美丽的西游传说
  苏巴什佛寺,除了在西域佛教史上占据重要的地位,在普通老百姓的世界里,它承载更多的美丽的传说。玄奘沿着丝绸之路西行取经,经过苏巴什佛寺时,曾在此讲经,滞留两个多月。而后世的作家,则由此演绎出众人耳熟能详的《西游记》中非常经典的一幕——唐僧师徒在女儿国的遭遇。
  因为按照当地人的说法,苏巴什佛寺遗址所在的位置就是女儿国的位置,将佛寺东西两寺分开的库车河,正是《西游记》中提到的子母河。
  让后人感到意外的是,1978年的一次意外发现。当时,库车地区发生洪水,洪水从佛寺中一座基座旁冲出一座棺木,墓葬的主人,经考证竟是一名20多岁的女子。该女子额头扁平,身高175厘米,棺椁上有花纹,服装用料十分考究。根据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对龟兹风俗的一些描述,该女子的形象与记载完全吻合,她因此也被人称为“龟兹美女”。
  更让考古工作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该女子的腹部还随葬有一些婴儿的骨头。考古人员由此断定,这个年轻的女性应当死于难产,且其身份十分高贵。一座千年寺庙下面出现了一个墓穴,墓穴的主人竟然是一个已有身孕的女性。讲解人员说,龟兹美女墓的发现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一直到现在,学术界对女子身份的猜测无奇不有。有些人甚至根据《西游记》演绎出这位龟兹美女是女儿国的国王等说法。
  传说毕竟就是传说,但是,坐落在雀格塔尔山下的苏巴什佛寺告诉人们,这个昔日的佛教中心,在古丝绸之路上具有不可撼动的位置,在古老的龟兹文化中也一定谱写了许许多多美丽的故事。(朱明俊)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地点:苏巴什佛寺